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粗犷

横眉冷对,尘世笑虚伪;古道热肠,人间播真诚。不求闻达于世,但求无愧于心。

 
 
 

日志

 
 

灰狼【短篇小说.侠警李强系列(一).粗犷原创】  

2010-01-22 18:18:2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灰狼【短篇小说】

—— 侠警李强系列(一)

粗犷原创 2010年1月3日

 

        出差途中,李强感冒引发肺炎,回来后天天打针吃药,弄得一点胃口也没有。他黝黑的皮肤白了不少,腰围也小了一圈。同事们打趣说,这是女人们求之不得的好事,却让他给赶上了。

        一天上午,他在天井里晒太阳,隔壁邻居停下手中的活儿,趴在铁栏杆上对他说,吃吃看门口的西施馄饨吧,买的人挺多的。他也知道他胃口不好?他有点纳闷。不过他很快明白了。阿姨闲着的时候,常常隔着铁栏杆跟他聊天。她肯定对他说了。这阿姨原是机关里的勤杂工,领导派她前来照顾一段时间,以示关心下属。她干活勤快利索,就是话儿太多。

        他是个山东人,和一伙做生意的老乡,租住在这个小区里。他的生意是煎面拖鱼卖。上午煎好,到下午太阳偏西的时候,踏着三轮车出去摆摊头。

        他做人客气得让人受不了。有的时候,他硬要叫李强吃吃看他的面拖鱼。“吃!老邻居了!瞧不起俺咋的?” 弄得他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他心里有点感激李强。他出手帮他教训了灰狼。从那以后,凶神恶煞似的灰狼,见了他的面拖鱼摊儿,就绕着道儿走,再也没有去招惹。

 

        那是一个夏天的傍晚。下了班后,李强想买点东西,就把车停在超市旁边。超市外面围了一圈人,里面有人在激烈争吵,他就走过去看。原来隔壁邻居在跟一个大个儿争执,眼看就要打起来了,

        那大个儿一脸横肉,臂膊上趴着一条大灰狼,呲牙咧嘴的,有点吓人。他听了一会,就听清了事情的原委。灰狼拿了隔壁邻居一包面拖鱼,却不肯付给他钱。他打量了一下灰狼,越看越是觉得不顺眼儿。众目睽睽之下,他竟敢明火执仗地抢劫,过于嚣张!

        这种鸡毛蒜皮的事,由联防队员管管就行。他环顾了一下周围,没有看到能管事的人。他好管闲事,就给辖区派出所的同事拨了个电话。不一会儿,就来了两个联防队员。一个联防队员走上前去,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脸上就挨了一拳。另一个想上去帮忙,却被一脚踹倒地上。

        他看了差点笑出声来。这两个联防队员个头不小,挺胸凸肚大摇大摆,看上去好像有点力气。再说穿戴威风,腰里别着警棍,样子好像警察。不料是豆腐架子,一击即垮。

        “妈的!老子是你们队长的哥们,狗眼瞎啦?” 灰狼一边骂,一边还想用脚去踹。

        他挤进人圈,朝灰狼轻蔑地笑了笑,并潇洒地勾了勾食指。灰狼怒喝一声“找死”,扑上来就是一拳。“死”字还没落地,他却已经趴在地上。要跟李强过招,再拜几个师傅,恐怕也不是对手。短枪长枪,他百步穿杨弹无虚发。局里武打比赛,他包揽冠军。毒贩黑帮流氓,听到他的名字,个个心惊胆战。灰狼的拳头快要接近他的鼻尖时,他腾地闪开,并趁势抓住他肩膀,紧接着一个漂亮的顺手牵羊,就扔了他个猪拱泥巴。

        他掏出证件,朝两个联防队员晃了一晃,然后用不容违抗的口吻说道:“把你们队长叫来!”

        来的人,原来不是很陌生。他是个偷鸡摸狗的人,常常在派出所里走进走出。不知他交了什么好运,居然混了个联防队长当当。

        “是李大哥啊!您老忙啊!”他见到李强,马上点头哈腰,然后转过身去,换了一副面孔。他上去踢了灰狼一脚,接着厉声骂道:“你他妈的该死!就是狗眼瞎了看不到,还能嗅不出李大侠的味道来啊!”

 

         “真的!”隔壁邻居看李强没有反应,就又补了一句。“去吃的人,还排队等座位呢!”

        李强看他的眼睛,老是吧唧吧唧地眨,就有点不大相信。但是阿姨说:“也就几块钱,要么买一碗回来,吃吃看吧!” 这段时间,她心里一直有点内疚。其实烧不出他要吃的东西,并不是她的过错。看到他点了点头,她马上叫来隔壁邻居问:“卫生吗?送吗?”

        “送的。可俺没有电话 —— 俺出去叫吧,反正就在门口!”他说着拔腿就走。走到门口时,他停住脚步,回过头来对阿姨说:“卫生的!吃的人都说很卫生!”

        把馄饨端来的,是一个年轻女人。这女人长得纤纤巧巧的,细高个儿,面孔有点像红楼梦里的林妹妹。阿姨摸出一张十块头递给她。她撩起饭单擦了擦手,然后接过钱,又找了多余的零钱。

        阿姨见她还没有想走的样子,就不很友好地问她:“你还有事吗?”

        “没事了。”她说。她的表情有点尴尬,但还是带着笑容。“碗......要么我一会再来拿吧。”

        阿姨说:“哦,你等等,我把你的碗腾出来。”她在厨房里找了一会,又空着手出来。“我们没有这么大的碗,吃完后给你送来吧。”

        馄饨盛在一只粗糙的黑瓷碗里。馄饨汤很清亮,汤面上飘着的油花儿和葱花儿,飘溢着一种久违而又熟悉的味道。偶尔闻到猪油的香味,果真勾起了他一点食欲。他吃完小碗里的三只馄饨,感到味道还不错,于是就对阿姨说:“再舀给我两只吧。”

        阿姨还掉碗回来后,坐在沙发上叹气。“唉,这个女人不容易!” 她说。“被人欺负了,还要赔上笑脸......” 他问她怎么回事。她气愤地说:“有个油头粉面的人,故意把馄饨汤洒在她的胸前,然后假装道歉,接着死皮赖脸地伸出手去说:‘我替你擦!我替你擦’!”

        “他的身边,站着一个凶神恶煞的人,臂膊上绣着一条凶恶的大灰狼!”

        怎么又是灰狼?他想。

 

        第二天早上,李强又在天井里碰到隔壁邻居。他问他西施馄饨好不好吃,他说还可以。

        “西施馄饨的名字,是吃客们起的。因为馄饨好吃,包馄饨的人又长得好看。”他端着一盆腥臭的鱼鳞鱼肚肠,倒进一只大铁桶里,然后盖上一块三夹板。

        “对不住啊!我做这个生意,味道大得很!” 他脸上现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接着苦笑了一声。“也是没办法啊,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活儿。”

        “后来不知道是谁,给她起了一个馄饨西施的绰号。这个绰号传出去后,吃客就更多了!” 他一面对李强说着话,一面往盛着鱼的盆里灌着水。说着说着,他忽然关掉了水龙头。他趴在铁栏杆上,左右看了一下,然后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说道:“有个西门庆看上她啦!他每天都去。吃完馄饨付钱的时候,他就趁机摸她的手,害得她老公天天吃醋!”

        “那个西门庆,长什么样儿?” 李强昨天听了阿姨的那些话,就想核实一下。

        “油头粉面的,一副娘娘腔!”

        “那个灰狼,跟他在一起,对吗?”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啊?”隔壁邻居惊愕地张着嘴巴。“他做了西门庆的跟班啦!”

        “这个西门庆,是做什么行当的?” 他暗自盘算着,要会会这个西门庆。他不能容忍可恶的流氓势力,在他的眼皮底下兴风作浪。“他每天什么时间去吃馄饨?”

        “九点左右,很准时的。”他说。但他可能意识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于是紧张地对李强说:“别去!千万别去!他是黑帮头子,手下有打手的,你去不得!”

        回到屋里,李强看了看丢在桌上的怀表。八点二十,时间比较充裕。他拨通一个号码,电话那头马上传来热情的问候。“李队啊,好点啦?”

        “少废话!”他又看了一下怀表,然后问:“队里还有人吗?”

        “有啊!三个,够吗?”

        “两个就够!” 他说。“九点正。准时。在我居住的小区门口馄饨店里——对,吃馄饨!”

 

        馄饨店开在超市对面,生意确实不错。里面的桌子坐满了人。外面正像隔壁邻居说的那样,还有人排队。李强排在最后面,他用眼角的余光,扫视着街道两面。

        馄饨西施看到他也在排队,就想过来说话。但他举起食指,搁在嘴唇皮上“嘘”了一声,让她不要声张。他的两个同事,有说有笑地走了过来。他做了一个手势,让他们排队,排在他的后面。  

        李强一边看着挂在墙上的电子钟,一边慢条斯理地吃着馄饨。 九点零五分了,西门庆还没有出现。他的两个同事风卷残云,一会儿功夫,就把汤也喝得一滴不剩。穿花格子衬衫的同事,眼角瞄着李强,端起那只巨大的黑瓷碗,伸出舌头舔了舔。李强狠狠瞪了他一眼。吃完了怎能再占据座位,没见外面还排着队啊?目标还没出现,能走吗?

        他把馄饨西施叫到跟前,嘴巴凑近她的耳朵,指了指他的同事,然后轻轻说道:“给穿花格子和黑体恤的那两个人,再下一碗。” 她点点头,刚想离开,但他把她叫住,又轻声关照了一句:“叫他们慢一点吃,不要狼吞虎咽!”

        过了一会儿,油头粉面的西门庆,在七八个壮实汉子的簇拥下,来到了馄饨店门外。在一个戴着宽边墨镜的人和灰狼的陪同下,他一面潇洒地摇着折扇,一面风度翩翩地踱进店里。那把折扇上,画着一个凉亭,下面有几个同样拿着折扇的人,饶有兴致地观赏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

        他的脸上,一看就知道扑了不少粉,白得像死人一样。稀疏的头发向后梳着,油光闪亮,一尘不染。一件黑底大白花的香云纱上衣,套在他略显臃肿的身上,显得怪模怪样。他翘着兰花指的白净的左手,随着他的猫步,有节奏地前后挥摆。天才晓得,他哪根神经搭错,要装这种不男不女的模样!

        他款款地走过去,先把头一扭,做了一个羞涩的笑容,然后用折扇拨弄馄饨西施的脸。“呦!妹子,一个晚上不见,你出落得越发闭花羞月啦!”

        馄饨西施脸上堆着笑,一面往后退,一面往厨房里喊:“那位大哥来啦!多加几只馄饨啊,算我孝敬的啊!”

        李强一直低着头,假装有滋有味地吃馄饨。他怕灰狼认出他来,坏了他预先的计划。幸好他背对着他,在西门庆旁边毕恭毕敬地站着。听到馄饨西施呼喝,他朝厨房看了一眼。他发现里面那个青年汉子,虽然应了一声,但趁西门庆转身的当儿,脸上却做了一个忿恨的动作,并使劲朝地上吐着口水。那是她的老公,他想。这个男人虽然有点血性,但是在西门庆这样的恶棍面前,他不敢声张。

        那个戴着宽边墨镜的汉子,这时摘下墨镜,用桌上的餐巾纸擦了一下眼睛。李强看到他瞎了的右眼,不由吃了一惊。这条漏网的鱼,竟会在这儿出现!那是在一次缉捕行动中,他看到他的枪口,正瞄准着一名战友。刚巧他枪里子弹已经打完,马上装填已经来不及了。说时迟那时快,他迅速掏出短刀,一扬手就飞了过去。他右眼插着短刀,惨叫着奔逃,最后跳进了芦苇荡中。

        这家伙手段凶残,在黑道上有头有脸。他的团伙被摧毁后,现在居然为西门庆所用。看起来,这个西门庆的背景,绝非一般。

        李强的脑子里,这时有了新的想法。他给两位战友发了条短讯:“撤吧,行动取消!”

        “李队,怎么啦?” 到了外面,两人问道。

        “鱼儿不大。”他说。

 

        咖啡店的一个包房里,联防队长忙前忙后,一会斟茶,一会点烟,使尽招儿拍着李强的马屁。

        灰狼进来以后,李强对他说:“你走吧!你要是不怕撕烂了臭嘴,就把我跟灰狼见面的事情说出去!”

        他马上赌咒发誓:“不说!肯定不说!说了让我掉粪缸里淹死!”

        他一转过身,又变得神气起来。他大声对侍应生说:“我大哥的账,记在我这儿!小心伺候着啊!要是怠慢了大哥,我要你们好看!”

        “坐下吧!”见到灰狼弓着背,畏畏缩缩地站在面前,李强就指了指对面的沙发。他把胳膊肘支在茶几上,然后用平静的语调对他说:“来,试试你的手劲!”

        “别怕啊!”他对他说。“把你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吧!要是赢了我,马上放你回家!”

        灰狼憋足了劲,脸色憋得像猪肝一样发紫,但还是三战三败。

        “力气倒是有一点,不过要巧用啊!四两拨千斤啊!呵呵!”李强笑呵呵地对他说:“还记得上一次吗?你重的像牛一样,我怎么能扔那么远啊?”

        “都说警察只有三脚猫的本事,只能吓唬老百姓。可您......您的功夫肯定是真的!” 灰狼看李强说话很和气,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出来几年啦?”

        “三年。”

        “做过多少坏事啊?” 看见他紧张,李强就对他说:“这是闲聊,不是审问,你不用害怕!”

        “做过......做过......我也记不清了!”他掰着手指算了一会,然后说:“要是连偷东西也算在里面,几十次总有的吧!”

        “有人命吗?”

        “没有!真的没有,大哥!”他惊慌地站起身来,连连说道:“我打过架,打伤过人。但是真的没杀人!”

        “你现在跟的人,你知道是干什么的吗?”李强见火候到了,突然切入主题。

        “知道,是犯罪的人。”

        “不是一般的犯罪,犯的是要杀头的罪!”李强突然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震得桌面上的杯子果盘也跳了起来。“你愿意陪着他们一起死吗?”

        “不......不愿.......意!” 灰狼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捣蒜般地磕起头来。“大哥,大哥,您饶了我吧!我家里还有老爸老妈要养啊!”

        “你起来吧!”李强缓和了一点口气,然后对他说:“给你指条活路,你愿意走吗?”

        “愿意愿意!谢谢大哥啊!”说毕,他又要跪下去磕头。

        “你好好看着西门庆那些人,一有活动,马上对我说,好么?” 李强扶着他,亲切地对他说道:“要是按要求去做,你就能将功补过。以后上了法庭,我们一定替你说话。”

        灰狼拿起桌上的餐巾纸,一边擦着鼻涕眼泪,一边认认真真地点了下头。

 

 

  评论这张
 
阅读(862)| 评论(2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