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粗犷

横眉冷对,尘世笑虚伪;古道热肠,人间播真诚。不求闻达于世,但求无愧于心。

 
 
 

日志

 
 
关于我

人类。会说话会思考, 可区别于低等动物。横眉冷对,尘世笑虚伪。古道热肠,人间播真诚。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二锅头【散文.粗犷原创】  

2015-12-26 08:21:2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锅头

作者 粗犷 2009年10月16日

 

    午后云薄了,风也静了。太阳像遮了面纱似的,羞羞答答的脸上,散发着淡淡的光。我叫阿姨搬了一张椅子到院里,坐着喝茶看报。连日阴雨,什么都湿嗒嗒的,人也快要发霉了。

    一段新闻尚未看完,屋内的电话铃声就急促地响起来。原来是二锅头,说要寻我吃老酒。

    二锅头是他的绰号。他以前管的片儿里,老老小小都是这么叫他的。他是个退了休的老警察。他秉性比较爽直,人也厚道,与我过往甚密,算得上是个朋友。他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在他管着的片儿里的小老百姓,都把他看作自己人。但他是个火爆性子,老是顶撞上司,所以干了一辈子,也没见到有多大的出息。

    他平时喜欢串门。虽然他做了很多好事,但是大家总还是躲避他。大家嫌他话太多,一说就是老半天。谁愿花那么多时间去听他说话呢?他会耽误人家买菜,耽误人家做饭。

    但是我却喜欢他。他一般在晚上要吃夜饭的时间来。那时间来,是不会占用我的时间的。因为我也要吃夜饭。在吃夜晚的时候,我是有时间听他说话的。再说他也不算来蹭饭。他来的时候,大多不会空着手。他每次都会拎着一瓶酒。

    他有喝不完的二锅头。这种酒度数高,咽下去的时候,喉咙里会感到热辣辣的。虽然这是一种不值钱的酒,但是他却对人说,只喜欢喝这种酒。他说这种酒有股猛劲,喝起来过瘾。

    他的额角头上,有一道蚂蝗般长短的疤痕,黑里发紫,狰狞可怕。

    但是我知道,这是一道光荣疤。这道疤,跟他二锅头的绰号一样,大名远扬。

    那是被人用菜刀砍的。说起来,这已经是好多年前的事了。那天他听到街上有人叫救命,跑过去一看,是他管内的一个女人。这女人不学好,老是混在男人堆里赌钱,输了就用身体抵账。他像诸葛亮七擒七放孟获那样,放了又捉,捉了又放。但她却没有跟孟获一样,改邪归正。这次不知又犯下了什么祸端,惹毛了她的老公。他的老公举着菜刀,一路叫骂喊杀,眼看就要追上她了。他一看不妙,马上往那女人面前一挡,替她挨了一刀。

    他的随身物品,就是头上戴着的帽子。无论上班、回家,还是走亲访友,他的头上,总是扣着一顶大盖帽。那上面有一枚庄严的国徽。那象征着国家给他的权力。凭着这枚国徽,他可以管教任何胡作非为的坏蛋。

    八年前,他退休的年龄到了。领导对他说,虽然脱下了制服,但是人民警察的本色,还是要好好保持的。他一听就火了。他的咆哮声,惊动了一个楼面。

    “进火葬场的时候,”他喊道,“我也不脱下警服!”

    他是个说得到就做得到的人。虽然退休了,但每一次换装,他照样去领新制服。有关部门不敢做主,就打电话请示领导。领导说,给吧给吧,别去招惹这个倔老头!

    他闲不住,天天都往外面跑。不当警察了,但他还是行使着警察的职责。隔壁邻居在外面跟人吵架,那人不肯罢休,叫他等着瞧。后来那人果然来了,还领来一个警察,喉咙大臂膊粗,吓得邻居哆哆嗦嗦。他看不惯,过去打抱不平。那小警察看到来了一个老警察,眼睛瞪得像铃铛,当场吓得屁滚尿流。

    小区里有户人家,晚上遭了贼偷,丢了不少东西。报警电话打了不知多少次,就是不见警察上门。他发起火来,蹬着脚踏车直奔派出所。他把桌子拍得地动山摇,嘴里还破口大骂:“领导在吗?还有人活着吗?”所长看到惹不起的主儿来了,只好亲自开车去处警。

    受到过他帮助的人,都知道他的脾气。他替人做事不收礼,收礼只收老白酒。他给自己立下了一条老规矩,收礼只收二锅头,每次以一瓶为限。不是二锅头,他坚决不要。他只喝二锅头的名声,于是就家喻户晓了。我问他一共收了多少瓶二锅头?他说已经记不清了。

    有一次他来吃夜饭,我开了一瓶五粮液。他抿了一口,砸吧砸吧嘴唇,然后贴着我的耳朵说道,还是五粮液好喝。我问他,那人家送你,为什么不要啊?他说不就是为了不让人乱花钱么!我说,那你二锅头也别要呀! 他说不收不行的。“要是二锅头也不收,碰到了事情,人家就不好意思找我了。”他说道。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了敲门声。我知道他来了,就马上奔过去给他开门。开门的动作一定要快,慢了是不行的。慢了他会用脚踢。我的门是木头做的,不是很结实。

    门一开,我就看到他咧开着嘴笑着。他的左手高举着一瓶酒,右手还拎着两瓶。

    “我捉了一个流氓。”他说道,“那流氓狗胆包天。青天白日之下,那小子,竟敢当着大人们的面,去摸一个小姑娘的屁股。”

    “每次只限一瓶啊!你怎么收人家三瓶?”

    “推不掉!那家人很无赖,胡搅蛮缠。他们说我没信用,说话不算数。他们说:‘明明是三个人,为什么只能收一瓶?’”

    “是三瓶。”他把酒往桌上重重一放,然后嬉皮笑脸地说:“送你两瓶,我留一瓶。”

    “嘿嘿,我可没有坏了自己的规矩!”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