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粗犷

横眉冷对,尘世笑虚伪;古道热肠,人间播真诚。不求闻达于世,但求无愧于心。

 
 
 

日志

 
 

老哥【短篇小说.粗犷原创】  

2015-09-28 12:33:4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哥 作者 粗犷 2009年12月5日

 

    住到他家不久,他就跟我要好得像老朋友。他是长我一辈的人,却愿意与我称兄道弟。

    开始的时候,我是叫他大伯的,但是他不乐意。他说你的年龄,看起来跟我差不多,以后就叫我老哥吧。

    他也不先问问我。我还不到六十,他却已经八十多了。不过这也难怪他。我确实是比较见老的。虽然剃了个光头,但是雪白的毛发,还是在我的头皮里面使劲地钻出来。

    断断续续地,他总共当了四十多年村长。如今虽然上了年纪,但是他的身板骨,却还是十分硬朗。说起来你也许不相信,一百多斤的粪桶担子,他挑在肩上还能健步如飞。我跟他到菜园子里去,在后面紧追慢赶,常常会累得气喘吁吁。

    因为身体不太好,我被朋友挟持到那儿。他把我丢给了老哥。老哥的家,住在苏北一个靠近海的地方。那儿听得到海浪的拍击声,闻得到海风吹来的咸腥味。

    “看看海,呼吸呼吸无毒的空气,再吃吃没有污染的蔬菜和海鲜,”在临走的时候,朋友对我说道,“你的身体就会很快好起来。”

    在生活上,我受到很多管制。不许抽烟,不许喝酒,不许乱吃东西。朋友定下清规戒律,还三天两头跑来检查。但是老哥却不理会他。他阳奉阴违。见到我犯规时,他也眼开眼闭,装聋作哑。

    其实我知道,他是有意对我网开一面。我又不是小孩子,靠管是管不好的,也管不住,不如干脆做做好人。

    到他家里的当天晚上,他就请我吃老酒。他在我面前的杯子里倒了一点酒,然后举起了杯。我不会吃酒,也不能吃酒,所以只是象征性地跟他碰了碰杯子。想必我的那位朋友已经关照过他了,因此他也没有一点想要强迫我的意思。

    我规规矩矩坐在他对面,一边看着他喝酒,一边听他讲故事。我看得出来,他需要这样。他需要一个忠实的听众。他只要有个人坐在他的对面,耐心地听他说话。

    一肚子的往事,要是不对别人说出来,那他肯定会憋得很难受。 

    

    说起当年的事,他的脸上总是眉飞色舞。他也算是个老革命了。解放前夕,他就当上了游击队的干部。虽然只是一名小队长,但手下也有十多个人,还有七八条枪。我暗暗想道,这跟胡传奎【注一】起家的时候差不多。他参加过几次战斗,消灭过几个敌人。他埋怨胜利来得太快,以至于来不及立下更大的功劳。

    “论枪法,谁也比不上我!”他说道。“那时打仗前,每人只能领三颗子弹。虽然谈不上弹无虚发,但是在三枪里面,我至少能打中一个敌人。”

    他本来是要跟大军南下的,但是部队却不声不响地走了。那一天晚上,他接到情报,说一个地主偷偷回家了,于是马上带人去征收军粮。回来以后,发现部队以及游击队的战友,都无影无踪了。乡亲们说,他走了一会儿,部队就开拔了。

    “一条船也没有了。所有的船都被部队征用了。”他说道。他本来是想追上部队的,但是没有船,过不了长江。仗不打了,他的英雄理想,也就没有了实现的机会。

    在游击队里,他成了唯一一个被遗落掉的队员。他感到非常懊恼。幸亏党组织想起了他,让他当了民兵连长,后来又让他当上了村长。他参加了建国以后所有的政治运动。在三反五反、四清、文化大革命中,他都是积极分子。毛主席的语录,他能倒背如流。

    “四类分子【注二】可怕我啦!”他得意地说道。但是说完这句话以后,他的面色忽然就变了。

    “红卫兵【注三】那些狗崽子,竟然不买我的账!”他咬牙切齿地说道。他的脏兮兮的白胡子,气得不住地抖动。“老子参加革命的时候,你们连娘肚子也没有找到呢!”

    这些可恨的“狗崽子”,居然强迫他他跟四类分子站成一列。他们在他的头上,扣上了一顶又高又尖的帽子,上面用墨汁写上了“逃兵”两个大字。

    “我是逃兵吗?”他感到无比忿慨。“我可不是逃兵!”

    这顶帽子和这两个字,他视为奇耻大辱。他打过仗,杀过敌,立过战功,凭什么说他是逃兵呢?但当时并不是一个能说理的年代。他除了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地,跟四类分子们一起扫地和接受批斗以外,别无他法。

    “这帮狗崽子,可真把我害惨了!”

    因为受到这顶帽子和这两个字的拖累,他连媳妇也说不上。

 

    “有一天下午,我听到有人敲我的门。我的门平时是没人敲的,谁敢跟我这个‘逃兵’有瓜葛啊?”故事说到这儿,他忽然满面春风,满脸的皱纹,也都舒展开来了。“我开门一看,天啊!这不是他吗!老战友呀!老上级呀!我的过命兄弟啊!游击队长啊!”

    他的这位故人,穿着一身呢制的笔挺军装。他的身旁,有县里和行署的大干部们陪着,后面还跟着一个夹着公文包的人。乡里和村里的几个土地爷,都站在远远的地方看着。

    “从这以后,我从‘逃兵’的身份,又变回了‘阶级弟兄’【注四】 。”

    “乡干部村干部的态度也变啦!他们始料未及,居然会有这么一个大官,千里迢迢地跑来看我。”他不无得意地说道。“很快我就‘官复原职’了,村长的办公室也还给我了!”

    “我寻思,”他又点燃一斗烟,然后若有所思地说道,“当年部队要是没有把我拉下,我现在也许也做上大官啦!”

 

    “你大嫂,是我在路上捡回来的。”他指了指在灶头间里次里擦啦烧菜的那个老太太,然后接着说道,“她是随着逃荒的人到这儿的。那时她病倒在路边,看样子快不行了。我见她怪可怜的,就叫人把她抬到了乡卫生院。她活过来以后,经媒人撮合,就做了我的老婆。”

    “她为我生了三个孩子,两男一女。大儿子很早就当兵去了,现在还当个参谋,不算太有出息!二儿子不行,书不愿读,初中还没毕业,就随人出去打工。没有积蓄,谈对象还问家里要钱。”

    “女儿最小。生她的时候,我已经六十多岁了。她现在正念着大学。说起她,我心里就火冒三丈。她被资产阶级的毒气熏坏了,还不让人说!你说她穿件像样的衣服多好?但不管冬天夏天,她就爱穿那种露着肚脐眼儿的。还有那个脸上啊,老是涂得怪模怪样!”

    “这些孩子啊,太让人揪心!”他在杯里又倒了点酒,然后仰着脖子,一饮而尽。

 

       【注一】胡传奎 —— 戏剧《沙家浜》中的“忠义救国军”司令。

       【注二】四类分子 —— 地主、富农、反革命和坏分子四类人的统称。

       【注三】红卫兵 —— 文化大革命中产生的群众性组织,以造反和打砸抢而著名。

       【注四】阶级弟兄 —— 同属无产阶级的男性。女性则称为阶级姐妹。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