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粗犷

横眉冷对,尘世笑虚伪;古道热肠,人间播真诚。不求闻达于世,但求无愧于心。

 
 
 

日志

 
 

花生地.兵营系列(四)【短篇小说.粗犷原创】  

2015-09-29 10:20:26|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生地 作者 粗犷 2009年7月24日

 

一座土窝窝的后面,有一片约有五六亩样子的花生地。那儿本来是一片荒地,是我们拔草除石,运土填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开垦出来的。花生地长势喜人。碧绿丛中,开满了金黄色的小花。

这儿是航空兵某师的地盘。他们在机场的附近,修建了许多土窝窝。这些土窝窝占用的土地,多达好几千亩。我们把这些土窝窝叫作假机坞。那儿乱石嶙峋,杂草丛生。

把它们叫作土窝窝,是因为它们的形状,很像我们平时吃的窝窝头。敌人的轰炸机要是飞来了,就会误以为这是停放战机的机坞。其实在战时,飞机会被拖到山洞里面去隐藏。土窝窝的作用,就是用来迷惑敌人。但这也是军事秘密。数千公尺以内,百姓及民房都得搬迁。

当时中苏对峙,军事态势严峻。作为空军航空兵部队情报重要保障的雷达兵部队,我们奉命放弃了原来的驻地,与他们的师部指挥所一起,搬到了山洞里。

全军部队中,雷达兵的伙食费最低。每天四角五分三厘,买了粮食和煤炭,剩下来的钱,不够购买油盐酱醋。航空兵部队却很阔气。他们的食堂里面,天天吃大鱼大肉,还发罐头糖果。看得我们雷达兵的眼睛里,馋虫爬进爬出。

 司务长没有钱,烧不出有营养的饭菜让我们吃。士兵和连长,个个面黄肌瘦。他没有办法,于是砌了一只大石池,注进浓浓的盐水。他把大头菜一车一车拉回来,倾倒在石池里面。腌透的大头菜,跟盐巴一样咸。每人每个星期,统统发上一大块。

但是天天吃咸菜,肯定是不行的。司务长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改善伙食的办法。他跟连首长们讨论了无数次后,决定开荒种地。可是地呢?他们的眼光,最后看中了土窝窝旁边的荒地。

为了争取到这点荒地,连首长们磨破了嘴皮。看我们可怜,师领导们最后动了恻隐之心。他们派了一名作战参谋,和一名后勤助理,到土窝窝区域进行了实地勘察。那名作战参谋也同情我们。他帮了我们一个大忙。他对师领导们说,在那儿开垦一点荒地,对军事设施没有影响,在战时甚至还能让敌人误以为是农业用地。

 

花生快要成熟的时候,大家都开心极了。司务长和给养员,每天都会骑着自行车,到花生地里转上几圈。但是有一天的早上,司务长却愁眉苦脸。他推开连部的门,对着连长和指导员嚷道!给我一个班!给我一个班!连长和指导员问,你要一个班干什么?司务长说,守卫花生地。

原来附近的老百姓,已经开始下手。最近的几天晚上,他们三五成群地出动,出现在我们的花生地。花生还没有成熟,他们就开始偷了。五六亩花生地的花生,用不了几天,就会被偷光的。

当地的老百姓,都是很穷的。他们守着贫瘠的土地度日。衣不蔽体,食不果腹。

我看到的当地老百姓,着装基本上一致,他们人人都穿黑棉袄黑棉裤,腰里束一根绳子。黑棉袄黑棉裤,要穿三个季节,只有夏天才会光着膀子。冬天太阳好的时候,可以看到在残破的屋门前。男女老少或坐或蹲,个个敞开着黑棉袄。黑棉袄的里面,谁也不穿内衣。你只要别大惊小怪,看看是没有关系的。他们在黑棉袄的缝隙里面,专心致志地寻找着虱子。每捉到一只虱子,他们就递送给牙齿,然后嘎嘣一声咬死。

那天我正在连部,就主动请缨。其实我只是说说的。我料连长不会同意。我是报务班的技术尖子。天天坐在电台前面,但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居然一口答应。

“好啊!”他说道。他朝指导员眨巴着眼睛,又对司务长扮一个鬼脸。“你带三个人去吧。”

“没有人送饭,也不许回来吃饭。”接下来,他就开始刁难我。“更不许去打花生地的主意。”

不管吃喝,这就能难倒我了?野外生存的本领,在饥荒连年的少儿时代,我就练出来了。再说连队里的那点伙食,比起草根野果来,其实强不了多少。听说土窝窝那儿,常常有野猪土狼出没。如果侥幸干掉一只的话,嘿嘿,我正好痛痛快快地,大吃一顿。

“你是首长,说话可得算数!”我听得出来,他这是在戏弄我。他不是真的同意我去看守花生地,而是变着法儿拒绝我。但是我不会给他改口的机会。天天守着收发报机,时时刻刻和滴滴嗒嗒打交道,枯燥乏味死了。走出山洞,到外面去透透气的这个机会,我真的要争取一下。

“君子一言,驷马一鞭!”我对他说道。我有意将他一军。是不是君子,呵呵,就看你说的话,是不是算数。

看来连长确实被我将死了。他愣住了,半天不说话。他只是用眼睛狠狠地瞪着我。做君子,或者做小人,他面临着抉择。他是跟我闹着玩的,但是我呢,却跟他玩大了。他回头看指导员,但指导员把眼睛移向别处,只是嗤嗤地笑。

“好吧,你去吧。”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无可奈何地说道。“吓跑了就行,别伤人!”

废话!难道我连这也不懂么?看守么,其实是装装样子的。老百姓来偷花生,喊几声算啦!难道我震的会开枪去打他?

 

花生地离驻地较远,有十几里路呢!我请汽车排的老乡帮忙,拉去了一车杂木和雨布。我们在花生地边上的一个水坑旁边,搭起了一个临时棚屋。

我一边挖土坑垒土灶,一边对战友们说,出去找柴火,顺便带回一点吃的。连长跟我说好的,在看守花生的日子里,连里不给吃。快到傍晚的时候,战友们都回来了。他们只是抱回来一点柴草。一个战友说,找不到吃的。另一个战友,手里捏着一只癞蛤蟆,哭丧着脸对我说道,柴火很难找,吃的更难找。

“跟我来!”我一挥手,大家就随我一起走出了简陋的棚屋。

没有吃的东西,那哪成?难找也得去找!柴火找了不少,但是吃的东西,确实很难找。除了又捉到一只癞蛤蟆以外,我们一无所获。野草虽然不少,但不知道哪一种能吃。这可不能瞎吃。万一中毒的话,那可不得了。

那个捉到过一只癞蛤蟆的战友,试探着对我说道,实在找不到的话,我们挖一点花生,煮一煮。

他的话,让我心里一动。我对一个战友说,去看看,被老乡们拔起来的花生藤上,还有没有剩下的花生果。过了一会儿,他回来报告说:“有,但都是瘪的。”

我让大家都去抱一捆回来。瘪的也能充饥呀!

我们回去的时候,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在前面窜过。追过去一看,那家伙缩作一团。哈哈,原来是只刺猬! 

回到棚屋里,我们摘下干瘪的没有仁的花生果,煮了一大锅。一个战友,剥着癞蛤蟆的皮。其他两个战友,拿着老虎钳,在拔刺猬的刺毛。我说不用拔,涂上稀泥,放在火上烤。晚饭虽然不怎么样,肚皮却是填饱了。

只是战友们的风格,实在很够呛。趁我出去加固棚屋的门时,他们吃完了半生不熟的刺猬肉。见我骂骂咧咧的,只好留下它的血淋淋的头,以及一只烤焦了的蛤蟆腿。

吃晚饭的时候,我把四个人分成了两组。两个战友负责上半夜,我跟另一个战友负责下半夜。每组留一人在棚屋门口站岗,另一人到花生地里巡逻。

当天夜上,除了蚊子的袭扰以外,并无异常情况发生。

 

第二天和第三天,也没有发现前来偷花生的人。第四天的下半夜,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狗叫,和一个战友的呵斥声。我们慌忙提枪冲出棚屋。微弱的月光下,只见一条硕大的恶犬,一边狂吠着,一边向那位战友抓扑。我们奔过去驱赶,它非但不退,反而越发猖狂,甚至还撕碎了一个战友的军装。

这是野狼吧?要是家狗的话,半夜三更地,怎么会出现在这儿?老百姓的住处,离这儿远着呢!以前我听航空兵师的老乡说过,这儿常常有土狼出没。我喊一声打,四条枪托便一齐朝它猛砸过去。

有个眼尖的战友,发现不远处的草丛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我们顾不上已被打倒在地的猛兽,马上冲了过去。一群人影,迅速地朝邻近村庄奔逃,瞬即之间,便消失在朦朦胧胧的夜色中。

天亮以后,我们一起跑到花生地里去看。那是一条大黄狗,并不像是狼。狼的嘴脸,不会这么短。狼的耳朵是竖着的,而且很尖。但是它的耳朵,却是耷拉着的。它四肢直直地,躺在花生地上。它的牙床已被砸碎,流出的血,染黑了花生藤下的黄土。苍蝇嗡嗡叫着,在它周围打转。老百姓的狗,也不能随便打死。一会他们来闹,那就糟糕透啦!

“吃掉它吧。”有个战友提议道,“老百姓要是来闹,最多赔一点钱!”

我也同意把它吃掉。不吃它的话,太浪费了。它会烂掉的。天那么热,狗会发臭腐败。苍蝇会在它的尸体上面产卵,然后孵化出一大堆一大堆的蛆虫。

我们把它拖回棚屋剥皮开膛,清理内脏。刚丢进煮开的水里,就飘出了狗肉的香味。司务长来得好巧。我们正在大快朵颐的时候,他竟跑来视察。他背着双手,朝花生地那儿看了一下,然后就朝我们的棚屋走来。

“煮什么啊,这么香?”他的脚一跨入门口,就开始东张西望。

一个战友对他说道,狼。这是狼肉。大家都是这么说的。他也听说过这儿有狼出没。他没表示怀疑,我也没必要解释。

他倒真像是条饿狼。一进棚屋,他就抓起一条狗腿啃起来。

“香,跟狗肉的味儿一样。” 他嘴里咀嚼着,眼睛却朝我看。“你小子厉害,狼也会被你逮来!”

他临走的时候,还想带走一块狗肉。有个战友不让,但是他把狗肉举过头顶,眼睛瞪得溜圆。

“让开!”他喝道:“不让首长们尝尝,明天就把你们换掉!”

 

后来的那些日子,花生地里一直风平浪静。也许觉得理亏罢,老百姓没有来找狗,也没有再到花生地里去偷。

我仔细想了想,心里也觉得坦然起来了。老乡们做得是有点过分了。我们看守花生地,其实只是装装样子的。我们只是吓唬吓唬你们罢了,你们却放出狗来咬我们!

不过,白吃了他们的一条狗,我的心里面,至今还是感到有点过意不去。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