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粗犷

横眉冷对,尘世笑虚伪;古道热肠,人间播真诚。不求闻达于世,但求无愧于心。

 
 
 

日志

 
 
关于我

人类。会说话会思考, 可区别于低等动物。横眉冷对,尘世笑虚伪。古道热肠,人间播真诚。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探亲.兵营系列(六)【短篇小说.粗犷原创】  

2015-09-30 15:22:1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探亲 作者 粗犷 2009年6月2日  

 

    一出火车站,我就以急行军的速度往家赶。

    我当兵已经当到了第五个年头,却还是第一次回家探亲。其实去年是有一次机会的,但是我却把它放弃了。

    当兵当到第四年的时候,就有一个星期的探亲假。我日日盼,夜夜想,好不容易等到了这一天。可是首长对我说,你的战斗岗位很重要,不知道找谁才能顶替你。听了首长的话,我只能言不由衷地表示,为了祖国和人民的需要,我愿意放弃。

    当时我的心里,虽然难过极了,但也只能这么做。因为首长说的话,我觉得在理。

    我的脑袋上,天天都要戴着一副耳机。我收听的对象,是上级的指挥机关。我把收听到的内容抄下来,然后立即呈送给值班的首长们。那些电文的内容,都是上级机关对我们部队下达的命令和指示。上级机关的无线电频率,处在一个非常复杂的波段里。要在充满干扰噪音的波段里,把细如蚊鸣的微弱信号,准确无误地接收下来,确实不容易。

    从北站到乡下的家里,有二十多里路。本来是可以乘坐公共汽车,但是我决定步行。买一角五分钱的汽车票,我可舍不得。一角五分钱,能买一斤米呢!

    我想起了爸爸妈妈,想起了哥哥姐姐和弟弟妹妹。我不知道现在家里的土瓮里,还有没有隔夜的米。拖着鼻涕的弟弟妹妹,拽着妈妈的衣襟,哭喊着饿的情景,一幕又一幕地映现在我的眼前。我知道,那时的爸爸妈妈,是多么的痛苦和无助。

    可是现在好了。我有钱。我贴身的衣兜里,藏着一百八十元钱。爸爸妈妈别发愁,我一会儿就到家。我给家里送钱来了。

 

    那时候的士兵,津贴费是非常少的。我当到了第五年兵,一个月的津贴费,才十五元钱。此前就更少了。第四年十元,第三年八元,第二年七元。第一年时,只有六元。

    当兵当到第六年的时候,津贴费能增加到二十元。当兵当到第六年的人,是比较少的。但是我呢,只要自己愿意的话,第六年还能留在部队里。别以为我夸口,其实这还是谦虚的说法。我就是想走,领导还不一定准呢!

    我是一个好兵。所有的首长,都是这么说的。在军事技术方面,端枪射击百步穿杨,无线电收发报万无一失。首长们说,这是一个难得的好兵。我年年被评为五好战士,并且多次受到嘉奖。

    每年春节之前,妈妈是个最开心的人。她是沾了我的光。这话该怎么说呢?应该说,是我给她争了光。每年的那个时候,她就站在破旧的家门口,接受村干部们送来的大红喜报。部队会在过年之前,把立功受奖的喜讯,和五好战士的证书,寄到家乡去。村里的干部和民兵们排着队,敲锣打鼓地到家里来报喜。妈妈的胸前,每年都被戴上一朵大红花。

    每一年的津贴费,我都会给妈妈寄回去。我自己基本上不花钱。我只花过一次钱。那一次一共花掉了三十元。我当校外辅导员。我给孩子们买了一些文具。学雷锋做好事,当时在部队里蔚然成风。

    我想成为雷锋一样的人,但是却做不到。雷锋是个孤儿,家里没有负担,所以把他的钱都做了好事。但是我不行。我有体弱多病的爸爸妈妈,还有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弟弟妹妹。家里太穷,爸爸妈妈太苦。爸爸累死累活,也挣不够全家喝粥的钱。

    吃穿都是由部队供给的,基本上不用自己花钱。入伍的时候,姑妈送的一盒牙膏和一包牙刷,以及几条日用肥皂,我就像挤牙膏一样,一点一点地节省着用,用了五年也没用完。

     我一边走一边想。我想象着妈妈见到我时的样子。她从儿子手里接过钱的时候,脸上一定喜气洋洋。五年了,饱受贫穷和疾病折磨的她,一定变得更苍老了。

    她在托人写给我的信里,说她的哮喘病已经治好了,不会再复发了。但是我却不相信。妈妈的哮喘病,是在生我的那年患上的,看了二十多年了,一直没看好。她这么说,我猜测,只是为了不让我分心而已。

    想起妈妈,想起阔别的家,我的心情变得更加急迫起来。我把急行军的步伐,提高到了强行军的速度。

 

    快到家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血红的残阳,给西天的黑云镶上了金边。小路上湿漉漉的,好像刚下过阵雨。路边的杂草上,挂着晶莹的水滴。每走几步,就能听到青蛙跳到水里时的“噗通”声。蜻蜓在眼前飞着,蝉鸣悦耳动听。

    我甩去一把汗水,深深吸了口气。空气中的乡土味儿,亲切而又熟悉。

    弟弟妹妹奔跑过来。他们老远就看见了我。三弟摘下我的军帽,戴在头上。妹妹和四弟见了,吵着也要。我把绣着红五星的挎包,搭在妹妹肩上,又把墨绿色的军用水壶,挂在四弟的背上。妈妈静静地站在村口,朝着我们傻傻地笑着。

    墙皮已经脱落干净。残破的窗框上,破碎的玻璃积着厚厚的尘土。蜘蛛结成的大网,从梁上一直延伸到蚊帐顶上。缺胳膊少腿的桌椅,钉上了木棍才勉强支撑着。

    地上扫得干干净净。显然已晒过太阳的破旧的被子堆放在床上,叠得整整齐齐。

    我打开旅行袋,拿出几双童袜和一些糖果,一一交到妈妈手上。这是带给外甥和侄女们的礼物。我已荣升为叔叔和舅舅。我不能没有一点长辈的样子。

    我从贴身衣兜里,掏出带有体温的钱,递到妈妈的面前。

    “妈,这里有一百八十块。弟弟妹妹的学费,明天就去缴吧。您的病,也该看一看啦!”

    妈妈说,你留一点吧,回去还用钱呢!我说已经留好了。

    我确实已经留好了。我的挎包里,还有四十多元钱。路费不到二十多元,余下的钱,我还想奢侈一把呢!

    我把四弟叫到跟前,从他背着的挎包里面,取出一张十元面值的人民币,然后对三弟说道:“去!买五斤米,三斤肉,一条大一点的鱼,再给爸爸买一瓶酒。余下的钱,买一些豆腐和面筋。”

    “哦,对了,再买一点白切羊肉,好给爸爸吃老酒。” 三弟的脚刚跨出门,我又把他喊回来。爸爸最喜欢吃羊肉,我差点把这个也忘了。

    四弟说:“我也要去!” 我拍拍他的脑袋说:“去吧。但是别把挎包弄丢了。”挎包里还有钱。那是我回部队的路费。

    三弟四弟出了屋,跑着跳着去了。我又吩咐妹妹,去把大姐大哥请回来,晚上吃顿团圆饭。大姐大哥成家后都分了家,日子也都过得紧巴巴。

 

    晚上,一家人团团挤在桌子的周围,人人脸上都洋溢着欢乐。

    看着弟妹和外甥侄女大口大口地吃着,我的心里充满了幸福感。妈妈一刻不停地给大家搛菜。爸爸抿着老酒,瘦削的脸上,每条皱纹都尽情地舒展开来。

    他把羊肉一片一片地分给大家,自己的面前,只留下一点点细碎的肉末。我鼻子酸酸的,但强忍着泪水。

    我往爸爸妈妈的碗里,各搛了一块肉,然后哽咽着说道:“爸,妈,你们也吃一点呀!”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2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