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粗犷

横眉冷对,尘世笑虚伪;古道热肠,人间播真诚。不求闻达于世,但求无愧于心。

 
 
 

日志

 
 

木梳【抒情诗.粗犷原创】  

2016-01-22 05:57:42|  分类: 诗歌(待发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木梳 

作者 粗犷 2014年7月23日 

 

一把木梳,

在抽屉里紧锁。

装在纸盒里,

用柔滑的红绸布包裹。

想起娘亲的时候,

我就捧在手里,

贴在心口。

它并不精致,

梳齿也断掉了许多。

但是它弥足珍贵。

它见证了 ——

娘亲一生的幸福和悲苦。

 

出嫁的时候,

她穿着借来的衣服。

家徒四壁,

甚至没有一把木梳。

她捂着脸哭,

瘦削的双肩不住地颤抖。

泪水顺着她的指缝。

汨汨地淌出。

 

父亲坐立不安,

粗糙的双手不停地搓揉。

他找来一片榆木,

披星戴月地锯刨锉磨。

她正在用五指梳头的时候,

他用磨破了皮肉的手,

递上了自制的木梳。

它浸染着父亲的血汗,

从此成为她的珍爱之物。

 

逃荒逃难流离失所,

它也随着她奔波。

姐姐的头发,

由它梳到出阁。

妹妹的辫子,

由它梳到上学。

“换一把新的吧?”

我试探着劝说。

但她的回答却斩钉截铁:

“不!”

 

娘亲早已去世,

但它还陪伴着我。

搬家的时候,

同事们要扔掉这把木梳。

但是我的回答,

也跟娘亲一样坚决:

“不!”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