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粗犷

横眉冷对,尘世笑虚伪;古道热肠,人间播真诚。不求闻达于世,但求无愧于心。

 
 
 

日志

 
 

阿珍姑娘【故事诗.粗犷原创】  

2016-01-23 13:16:19|  分类: 诗歌(待发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珍姑娘

(素材取自于一打工女的叙述)

作者 粗犷 2014年7月9日

 

小姑娘坐在街沿边,

不住地擦拭泪痕。

她补着褪色的毛衣,

瘦削的脸上珠泪滚滚。

她一面穿针引线,

一面对我自报家门。

十九岁的阿珍,

来自神农架的山村。

 

媒婆老树皮般的脸上,

扑了厚厚一层白粉。

她描画了稀疏的眉毛,

涂抹了干枯的嘴唇。

她是阿珍姑娘的近邻,

爹妈请她前来说亲。

 

她东躲西藏,

但是爹妈却料事如神。

她不会远走高飞,

至多在小姐妹家里藏身。

她像头不驯顺的绵羊,

被死拉硬拽出门。

 

衣服还没换呢,

那条裙子七成新。

头发还没梳呢,

那只发卡嵌红心。

阿珍说要回去一次,

但是他们死活也不准。

 

天杀的小相好,

害得阿珍浪费青春。

出去前信誓旦旦,

说要挣钱回来结婚。

不知是死了还是变心了,

几年来杳无音讯。

 

老媒婆叽叽喳喳,

一路上说胡吹乱喷。

她张合着无牙的瘪嘴,

蠕动着血红的嘴唇。

她说对方开着个窑厂,

是远近闻名的能人。

 

走过一条条小路,

穿越一座座山林。

梯田阡陌纵横,

高粱地碧浪翻滚。

破旧瓦房的群落中,

一栋楼房鹤立鸡群。

 

有个硕大的脑袋,

探出锈迹斑斑的铁门。

也像树皮般粗糙的脸上,

还有些不规则的疤痕。

顶起上唇的焦黑兔牙,

看上去特别恶心。

 

是不是他爸?

爹娘拽拽媒婆的衣襟。

她前仰后合地笑,

合不上血红的嘴唇。

他就是发了财的老板,

开着窑厂的能人。

 

爹娘一言不发,

恍如巨石压胸般沉闷。

俺花一样的闺女,

怎能嫁给这么丑陋的人?

老媒婆好话说尽,

他们却始终一脸阴沉。

 

爹娘啊, 算啦!

谁让俺家这么穷困!

别再计较丑陋,

只愿吃饱了上顿还有下顿。

靠他或能赡养爹娘,

权当是女儿阿珍的孝顺。

 

瘪嘴老媒婆端来糖茶,

兔牙男人摆上瓜果点心。

爹娘唉声叹气,

阿珍珠泪淋淋。

算好了黄道吉日,

花轿就去接亲。

 

尽心做好媳妇,

伺候丑陋的男人。

熟料嗜赌成性的兔牙,

输掉了美丽的阿珍。

她不堪忍受屈辱,

宁死不从赢得了她的赌棍。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

她毅然地逃离家门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