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粗犷

横眉冷对,尘世笑虚伪;古道热肠,人间播真诚。不求闻达于世,但求无愧于心。

 
 
 

日志

 
 

困惑【时评.粗犷原创】  

2016-01-24 11:29:35|  分类: 小说散文集(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困惑

作者 粗犷 2015年1月3日

 

    “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

    这一首脍炙人口的儿歌,从呀呀学语的幼童,直至尚还健在的步履蹒跚的老人,我想谁都应该耳熟能详。这是一首充满了高贵道德情操的歌。在这首歌的感召下,许多孩子都养成了拾金不昧的优秀品质。

    著名的儿歌作家潘振声先生创作的这首歌,一经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小喇叭》栏目中播放,马上受到了全国小朋友的喜爱。它已经有了半个多世纪的历史。虽然我已年过花甲,但也是唱着这首儿歌长大的。直到现在,每当我想起这首儿歌地时候,心里也会油然升腾起愉悦。

    可是我的这种好心情,却突然之间被破坏了。破坏我好心情的人,竟是河南省安阳市北关公安分局的一名警察。谁都知道,公安民警是人民卫士,是社会安全的守护神。他们是最值得信赖的人。把捡到的钱物,交给人民警察,最安全最放心。可是安阳市的这名警察,却让人们不放心了。他做了一件极不应该做的事。

    我看到了《新华网》的一则报道,这则报道援引了来自河南《中原网》的消息。这条消息说,这名警察把应该归还给失主的钱,私自留下了一部分。

    这使我感到非常困惑。他可不是一般的人。他所从事的职业,理当受到公众的尊敬。

    失主丢失的钱,总共是三千七百元。这笔钱被两个拾金不昧的好孩子捡到后,交给了这名让人大失所望的警察。他只还给失主一千五百元钱,却把余下的二千二百元钱据为己有。

    安阳市的电视台,为这件事做了两次报道。

    第一次报道,是在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的安阳电视台的《晚间新闻》节目里。这两个品德高尚的孩子。都是在读初中的小孩子。十二月二十五日晚上,他们在一个名为博地苑的小区门口,捡到了一只钱包。在两位保安和一位业主的共同见证下,他们打开了这只钱包,点清了钱包里面装着的钱,然后如数交给了闻讯赶来的110民警。这位民警,就是上面所说的那个不便指名道姓的人。

    十二月三十一日,也就是时隔一天以后,安阳电视台却以《安阳初中生捡到3700元交警察后2200元蹊跷消失》为题,进行了后续报道。失主是在十二月二十九日领回丢失的钱包的。他的钱包里,只有一千五百元钱。另外的二千二百元钱,却不翼而飞。但是到了十二月三十日,他的失踪了的那些钱,却又意外地失而复得。他从那名警察的手里,取回了令他感到不爽的莫名其妙地少掉了的二千二百元钱。

    关于这一件事,我不想再多说。我不愿使用更多的语言,去批评这名损害了集体荣誉的警察。这样的事,发生在人民警察的队伍里,毕竟是丢人现眼的。

    据安阳市的《安阳新闻网》称,安阳市公安局的纪委,查实了这一件事。那名警察受到了处分。纪委给他的处分是留党察看和行政撤职。据该局的纪委称,这名警察姓王。至于他的名字,理所当然地叫“某”。纪委称他为王某。

    这个所谓的“某”,可是一个很受器重的字。政府机构说起那些做了不光彩的事的人们时,常常会采用这个字。

    政府机构非比寻常老百姓,在里面办事的人,当然都很有学问。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