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粗犷

横眉冷对,尘世笑虚伪;古道热肠,人间播真诚。不求闻达于世,但求无愧于心。

 
 
 

日志

 
 

吃杠齐【散文.粗犷原创】  

2016-01-25 12:45:51|  分类: 小说散文集(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吃杠齐

作者 粗犷 2010年7月16日

 

    岛上有个朋友打电话来说,要我礼拜天赶过去。他邀请我去“吃杠齐”。听到“吃杠齐”这件事,当年热热闹闹的场面,便立刻浮现在我的眼前。

    “吃杠齐”那三个字,我是瞎写的。我不知道那三个字怎么写。那是上海郊区的土话。为了这三个字。我请教过一个老学究。他挠头摸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写。他说上海的许多方言俚语,是没有文字可以表达的。我想想也是,还是用白字代替一下算了。

    但是“吃杠齐”的意思,我却是完全明白的。因为我小的时候,看到过几次“吃杠齐”的热闹情景。所谓“吃杠齐”,就是乡邻们聚拢在一起,放开肚皮大吃一顿。

    平时是不会“吃杠齐”的。那得有一个由头。生产队里病死一只牛,或者病死一只猪,或者抽干了池塘里的水捉到了鱼,于是就能“吃杠齐”。吃杠齐的规模大小,得看能吃的东西有多少。要是死掉的猪比较小,那一家只能去一个。要是死了一只牛,那全村的老老少少都会被叫去吃一顿。一顿吃不完,就接着再吃一顿。可是牛是不大容易病死的,因此人人都去吃的机会,并不很多。

    那时候,只要听说生产队里病死了猪,小孩子们就会跑去看。打谷场上的社员们都很忙碌。只要有得吃,社员们就会眉笑颜开。队里损失了一只猪,年终分红的时候,每家每户都会少分钱呢!但那个时候的人,都在等着吃肉,谁还会去想它呢!

    临时砌起的土灶上,安放着半只柏油桶,里面烧着扑噜扑噜翻滚着的水。泡猪毛烧猪肉,都在那半只柏油桶里。猪肚皮剖开以后,肠子就淌在一只大酱缸里。病死的猪不出血,所以五脏六腑,包括它的肉,都是紫黑色的。队长大呼小叫,指手划脚。他一面赶走碍手碍脚的小孩子,一面指挥着社员们摆放桌椅和碗碟。

    小孩子是轮不到去吃杠齐的。小孩子的肚子小,吃不了多少肉,不划算。大人们吃得多,自然都由大人去。不过要是哪一家的大人们都不在家,是可以派一个小孩子去做代表的。大人们的口袋里面,一般都藏着一张废报纸。趁人不注意时,他们会偷偷地包上一点肉,然后带回家去,给小孩子们吃。被人看见也是不要紧的,因为大家都是这么做的。

    小孩子们站在外围,都伸长了脖子,看着大人们狼吞虎咽。有的老面皮的女人,牵着孩子上前讨一点吃吃,也不会有人责怪。当大人们吃饱喝足,站了起来的时候,孩子们会一拥而上,抢着去喝柏油桶里的汤。

    我没有吃过“杠齐”,但是吃过大人偷回来的肉,也喝过柏油桶里的肉汤。

    那时候,我跟许多小孩子一样,都希望牛和猪病死。我们常常跑到饲养场里去,看看那一头猪会死掉。因为猪如果不死掉,我们连柏油桶里的肉汤也喝不上。那时我好希望自己快一点长大。因为长大了,肚皮就大了,就能跟大人们一起狼吞虎咽地“吃杠齐”了。

    不过很遗憾,我长大以后就当了兵,放开肚皮“吃杠齐”的美事,再也与我无缘了。谢天谢地,现在倒有“杠齐”可以去吃了。我真没有想到,上海农村“吃杠齐”的习俗,岛上竟还保留着。

    岛上的那个朋友,搓麻将搓赢了。输家给不出钱,就给他牵去一只山羊。但是算一算还不够,于是又抱去一只鹅。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