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粗犷

横眉冷对,尘世笑虚伪;古道热肠,人间播真诚。不求闻达于世,但求无愧于心。

 
 
 

日志

 
 
关于我

人类。会说话会思考, 可区别于低等动物。横眉冷对,尘世笑虚伪。古道热肠,人间播真诚。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土豆咸肉汤【散文.粗犷原创】  

2016-01-25 12:52:23|  分类: 小说散文集(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土豆咸肉汤

作者 粗犷 2010年8月5日

 

    有个农民朋友来电话,说土豆好吃了,你快过来吧。土豆刚种下去的时候,他就跟我说好了。他说等到好吃了,就要请我过去尝一尝。

    “咸肉汤里炖土豆,你吃过吗?”他咽了咽口水,好像正在咽下一块土豆般地说道:“味道喷喷香!”

    他只种了一点点土豆。他说上海的土壤太黏,土豆种不好。屋前屋后种一点,不用出去买,自家吃吃便当点。

    闲着的时候,我喜欢到乡下转一转。一来两去,我就跟他混熟了。他来自山东临沂,在上海的郊外承包了几十亩田。他的塑料大棚里面,种着各种各样的蔬菜。

    听说是临沂人,我就对他平添了几分好感。我在那儿当过几年兵,认识不少大伯和大婶。那儿是革命老区,人民不但觉悟高,做人又很老实本分。开始的时候,我跟他只是互相敬敬香烟,后来竟然发展到一起喝喝老酒。

    到他那里去吃饭,其实只是意思意思的。他老婆烧两三只蔬菜,然后斟一盅很刺鼻的低档烧酒,摆在你面前。他老婆瘦刮刮【注一】的,看上去比较精明能干。但是她不会烧小菜,只会烧烧熟。好在我根本就没有想吃的意思,所以不在乎好吃不好吃。我只是搛一点点菜,装模作样地吃着。

    新鲜勃勃【注二】的蔬菜,其实生的也是能吃的。但是她呢,却老是盖上锅盖焖,焖得黄格烂仔【注三】,一股酸胖气【注四】

    他看我吃得少,以为不爱吃蔬菜,就问他老婆,怎么不买一点荤腥回来呢?

    “你自己不会出去买?”她朝他翻一翻白眼,然后说道:“我回来的时候,菜场早就关门了。”

    他不好意思地笑一笑,然后对我说道:“乡下女人不会客气,你可不要在意!”

    虽然吃不到好小菜,但我还是喜欢到他那儿去。他那儿闻得到泥土涩涩的气味,还能看到大棚里各种颜色的蔬菜。在大棚里面,你偶尔摘一条黄瓜吃吃,或者采一只番茄吃吃,他是不会指责你的。他是个慷慨的人,总是对你说吃啊吃啊。临走的时候,他还会热情友好地说道,你带一点回去!你带一点回去!

    他准备土豆种子的那天,我正好也在。那一天我送一只鸡去。有个安徽的运输户,给我带来了一笼子土鸡。我吃不了,只好挨家挨户去送。他正在把一只只土豆切成小块。我问他怎么不洗一洗,再刮一刮皮?他说这又不是烧来吃的,洗什么洗?刮什么皮?

    他见我有些诧异,于是就解释道,这是在做土豆的种子。一整个一整个土豆种下去,多么浪费!但我还是不太明白,土豆已经五马分尸了,怎么还能种活得呢? 他说,你要是不信,下种的时候,我就叫你过来看看。

    种土豆的时候,我真的去了。我兴致很高,想看他玩什么把戏。他正在门前干活。他用铁锹拍碎泥块,然后铲出一条条沟垅。他手指着墙壁角落,气喘吁吁地对我说道,你站在旁边碍手碍脚,不如帮我去把种子拿来。我跑过去一看,不由发出一声赞叹。

    他不愧是个种田行家,经验和技术令人惊奇。那阴暗的壁角落里面,一堆土豆的碎块,泛着绿莹莹的光。光滑的刀口上面,几经结了一层皱皱巴巴的薄皮。每一块土豆碎块上,都显出勃勃生机,冒出了墨绿色的新芽。

    他把种子整整齐齐地排在土沟沟里,然后用一层薄薄的土盖上。“好了!好吃的时候,”他用手背抹一抹脸上的汗,然后笑眯眯地看着我说道:“好吃的时候,我就叫你过来尝一尝!”

    我到的时候,他在大棚里采豇豆。他说他还有一些活要做,做完才能回去挖土豆。

    “要不,你自己去挖吧!”他弯下腰,做了个拔土豆的动作,然后对我说:“就这么轻轻一拔,土豆就带出来了。” 我刚要走,但他把我喊住。“土豆还在长。够吃一顿就行,不要挖得太多!”

    屋前的土豆藤上,开着一些白颜色的小花。隆起的泥土,有一些深深浅浅的裂缝。从大的裂缝中朝里看,竟能看见白白胖胖的土豆。

    我照着他的话,抓住一棵土豆藤轻轻地拔,但是没有拔起来。我觉得他用“轻轻地”三个字,有点不确切。不过我不想跟他计较。又不是写文章,用不着咬字嚼文。但“轻轻地”拔肯定不行,力气还是要用出来的。我憋足劲,使劲一拔,不意摔了个四脚朝天,泥土撒了我一脸。唉,看来用力过猛也是不行的。没有人看到,但我还是条件反射地傻笑了两声,用以掩饰自己的狼狈。

    藤上挂满了土豆,大大小小的,足有一斤多重。大的像番茄,小的像葡萄。我拔了三棵,看看差不多了,就蹲在地上一个一个地摘。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他们两口子才回来。他骑着三轮车,他老婆在后面使劲地推。车上装满了一框框的番茄黄瓜和鸡毛菜。他对他老婆说,车我来卸,你快进去烧,咸肉多切一点。

    他刚卸完车,就来了一个菜贩子。他一边一筐一筐地称分量,一边在嘴里嘟嘟囔囔地埋怨。我在一边忍不住笑。菜贩子要是早一脚【注五】来的话,他就不需要把满满一车子菜,吃劲吃力【注六】地卸下来。

    咸肉的香味,从简陋的瓦楞板搭建的窝棚里,一阵阵飘出来。那是他们的居室和厨房。我跟他搬了一张小圆桌,放在窝棚外面,然后坐在小矮凳上等着吃。

    蚊子天一黑就大规模出动,像敌机一样嗡嗡地叫着俯冲下来,向我的脖子、手臂和大腿发起疯狂的攻击。几只鸡还不愿回窝,在桌子底下钻来钻去。一只肥胖的黑猫,和一条吐着舌头的黄狗,一左一右,蹲伏在他的脚边。

    一大碗飘着葱花的汤,摆放在我的面前。我搛起一个小土豆,迫不及待地送进嘴里。他问好吃吗?我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我没有办法用嘴巴回答他。

    泪花儿在我地眼里打着转儿。小土豆儿烫得我不住地伸缩着舌头。

 

【注一】瘦刮刮 —— 瘦削、精瘦。上海话。

【注二】新鲜勃勃 —— 很新鲜。上海话。

【注三】黄格烂仔 —— 青菜熟过头后变成的颜色(土黄色)。上海话。

【注四】酸胖气 —— 腐酸的气味。上海话。

【注五】早一脚 —— 早一步。上海话。

【注六】吃劲吃力 —— 吃力、费力。上海话。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