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粗犷

横眉冷对,尘世笑虚伪;古道热肠,人间播真诚。不求闻达于世,但求无愧于心。

 
 
 

日志

 
 

日全食【散文.粗犷原创】  

2016-01-25 12:57:15|  分类: 小说散文集(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全食

作者 粗犷 2009年7月22日

 

    今天的日全食,是百年难遇的天文现象。据媒体的报道称,上海的宝山,是全国的最佳观察点。我心里痒痒的,也想好好看一看。看了这一次,此生不会再有下一次。我不敢睡过头,五点不到就起了床。

    天空像一口锅,黑沉沉地罩在头上。气象预报说,22日可能是阴天,或许还会有雨,上海人可能没有眼缘。它说的是可能、或许和也许,并没有绝对肯定,那说明还是有一点希望的。现在还早,离日全食开始,还有三、四个小时的时间。但愿到时会云散雨收,好看月亮慢慢地把太阳遮住。

    我的一个小朋友说,今天一定也要来。他说陪我一起看。其实我知道,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在看的时候,听我说说有关于日全食的话。我和他们部队做邻居的时候,他就经常过来听我说话。他现在已经三十多岁了,老婆也讨好了,儿子也四、五岁了,但还是像那时一样地纠缠我。在我的面前,他是长不大的。昨天他来蹭饭时,我说起了小时候看日食的故事,惹得他的心里,一阵阵地发痒。

    我们小的时候,科学可没有现在发达。那时我们还不懂什么天文,也不知道什么日食。大人们说,这是天狗在吃太阳。天狗吃太阳,是不祥之兆,人间会大祸临头的。它预兆颗粒无收,天下也会随之大乱。

    每逢天狗想吃太阳的日子,村里的男女老少,就会自发地聚集到空旷的地方。每个人的手里,全都拿着东西。铜锣铜鼓、面盆脚炉,还有锅勺碗盏,只要是敲得响的器皿,都可带上。大家一起高喊,使尽气力敲打,以此吓唬天狗。它害怕杂乱刺耳的声音,最后果然吐出了太阳。

    七点四十分,小朋友来了,但是太阳还没有露面。他皱着眉头问,太阳还会有吗?我说再耐心地等一等看。实在没有的话,我们就到电视里面去观赏。

    八点十五分了,太阳还是没有要出来的意思。小朋友不耐烦了,说要去看电视。我也不耐烦,但没有显现在脸上。我毕竟是老一辈的人,可不能像他那样,心浮气躁。他喊我到房间里去,说撒贝宁和石琼璘,已经站到电视机的屏幕上面说话了。

    八点五十分,云层堆积得更厚了,还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直接观看,看来已经不可能了。这时在电视机的屏幕上,可以看到成都的太阳,只剩下了一条边儿。武汉的太阳,已被天狗啃掉了一大半。沿长江流域一路看去,太阳正在被天狗一口一口地吃掉。过了一会儿,电视机上的画面,又被切换到了成都。成都的天空漆黑一团,地面上的街灯路灯全部打开来了。可怜的太阳,在天狗圆圆的黑肚皮里面,苦苦地挣扎出一圈光晕。

    到了九点四十分左右,上海本来闷热的空气,忽然间凉爽起来。因为下着小雨,室外空无一人。在天黑开始下来的时候,街上的路灯和车灯,也都打开了。有的人家的窗户里,伸出一两个头,正在朝黑压压的天上张望。

    我的那个小朋友,收拾起面盆和棒槌,面上流露着失望的神色。他一来就冲进厨房间里,找出了一只脸盆和一把铁勺。他本来也想用力地敲一敲,吓唬吓唬那只天狗的,可惜没有派上用场。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