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粗犷

横眉冷对,尘世笑虚伪;古道热肠,人间播真诚。不求闻达于世,但求无愧于心。

 
 
 

日志

 
 

大好事【短篇小说.粗犷原创】  

2016-01-25 10:14:30|  分类: 小说散文集(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好事 

作者 粗犷 2009年5月5日   

 

 一 

 一九六七年冬天,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红卫兵北上南下。工人阶级造反。印制红袖章是最忙的生意。打倒走资派的口号,喊得惊天动地。

 革命浪潮很快涌进我的家乡。农民造反大队也竖起了旗帜。村里干部的脖子上,都挂了一块牌子。所有的牌子上面,都写着 “我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他们跟牛鬼蛇神们站成一排,在声嘶力竭的口号声中,向毛主席和人民低头认罪。

 红袖章是革命的象征,只有贫下中农才有资格佩戴。我爸妈哥姐各领到一只。当时戴着红袖章神气活现。但我妈却不让戴。她说要留着补衣服或纳鞋底。那时家里很穷,要补衣服的时候,甚至连一块破布都找不到。

 那天一大早,就有人“嘭嘭”地敲门。

 其实门没有关。我家也没有门。那用木棍钉起来的木栏,鸡鸭狗猫和小孩,都能钻进钻出,算不上门。

 原来是造反派大队长派来的人,让我马上到大队部,去批斗一个阶级敌人。

 我关照弟弟妹妹不准出去乱跑。爸爸妈妈姐姐哥哥天不亮就下地了。妈妈说,你十六岁了,是个小大人了,在家管好弟弟妹妹。老师成了资产阶级的臭知识分子,都去接受改造。我们姐妹兄弟,都上不了学。

 我披上一件破旧的棉袄,极不情愿地跟他出了门。

 那件棉袄是姐姐的。姐姐穿不下了哥哥穿,哥哥穿不下了我穿。如今我也穿不下了。本来要传给我弟弟了,但是弟弟死活不肯穿。他嫌那棉袄是女孩子穿的,有红红绿绿的花。其实棉袄又破又脏,早就认不出什么花了。

 

 造反派的大队部,设在村小学里。原来的校长办公室,变成了造反派的大队部。门口挂着的一块窄长的木板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 “农民革命造反大队”。两个造反派手持木棍,把守在大门两边。

 大队长满面红光,嘴角上叼着烟。他不识字,但是手里却装模装样地写着。

 他是个出名的懒汉。那一天,他带着几个痞子二流子,喊着 “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的口号,把村里干部统统打翻在地,又踏上了一只只脚(把当权派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是当时造反派的流行语,意思是不让被打倒的人再有翻身的机会)。于是在一夜之间,他就成了村里能呼风唤雨的人物。

 他背后的墙壁上,挂着毛主席和林副主席的画像,并且贴满了毛主席的语录和革命标语。

 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人,见我走进门,就要伸手拉我。但是我闪开了。我不要他碰。

 这个人叫阿发,原来是村里的会计。他是个瘌痢头。他的一副暴牙,撑开了上下两爿厚厚的嘴唇。他贼眉鼠眼的样子,一看就不是好人。

 听大人们说,这人很流氓,专门欺负女孩子。我也看到过几次。他总是屁颠屁颠地,跟在一些女孩子背后,说着下流的话,做着狎昵的动作。女孩子们碰到他,都会吓得花容失色,魂不附体。

 他的臂膊上,套着印有“农民造反总司令部”字样夫人红袖章。他不是贫下中农,却也成了造反派。他富裕中农的家庭成分,仅次于该被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地主和富农。

  他曾经管村里的支部书记叫干爹。但是村里最大的干部,他的干爹,被那个懒汉带着一群地痞无赖打倒了。听说在一次批斗会上,他反戈一击,一脚就踢掉了他干爹的两颗门牙。

 “你来得正好,”做了大队长的那个懒汉说道,“这老东西不老实,不肯老实交代,我们一起来揭发斗争他。”

 我顺着大队长的目光看过去,这才看到了那个阶级敌人。这个阶级敌人,是我们村里最老的地主,年龄已经七十多岁了。那时的人寿命短,一般活不到这个岁数。那老头儿满脸是血,缩作一团,两腿筛糠似地发抖。

 “你交代不交代!” 阿发揪住老地主的头发喝问。

 “没有。” 老地主轻声回答,眼里充满惊恐。

 “你不老实!叫你不老实!” 阿发用拳头狠揍老地主的脸,痛得老地主杀猪般地叫。

 阿发指了指我,“他也听到了,还让你闭嘴,你还想赖!” 接着又朝我挤眉弄眼。 

 我扭过头,不愿理他。

 老地主无助地看着我,眼里的泪和着嘴里的血,汨汨地流淌。

 

  昨晚放的电影,是个记录片,毛主席接见红卫兵。

 电影是在生产队的打谷场上放的。银幕用四根绳子牵挂在两棵树上。当时没有文化娱乐,看电影是最开心的事。不管是老片子还是新片子,也不管放了多少遍,总是有人看。老老少少都会出来看。有了片子,公社放映员就象走马灯似地到处放。有时先放后面的,前面的要等别处放完以后,再送过来放。有时等一个片子,要等老半天。但是几乎所有的人,都愿意等着。

 座位都得自己带。石头、砖头、脱粒机以及树丫,都可权作座位。后面的人看不到就站着,站着看不到,就站在凳子上。

 阿发和那个老地主,站在同一条凳子上。我也站在凳子上,就在阿发贺老地主的后面。我看到,阿发从老远的地方,把老地主拉过来,站到了他的凳子上。

 听说阿发看上了老地主的孙女儿,常常鬼鬼祟祟地,半夜三更到他们的屋前屋后转悠。有一次被人撞到,他说是在监视阶级敌人的动向。

 电影场景非常热烈。“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敬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 的口号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老地主跟阿发这个革命造反派站在一起,就觉得自己有面子了。他忘记了自己是阶级敌人的身份,居然得意忘形起来了。他对林副主席评头论足,说林副主席脸上没有四两肉,皮笑肉不笑,象戏文里面说的奸臣。阿发听了后接嘴说,林彪象个老病鬼,肯定活不长。

 我觉得老地主和阿发的话,都说得都对。我感觉也是这样。但我是贫农的儿子,根正苗红,是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人,当然不能容忍他们嘲笑和污蔑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接班人。 

 “住嘴!你这个臭地主!”

 我轻喝一声,吓得老地主从凳子上摔了下来。

 阿发慌了,马上跑到我跟前,硬要塞给我五毛钱。

 “滚!” 我把钱摔到地上。

 他马上滚了。他一边滚还一边说,“好好,好的,我滚,我马上滚。”

 

    我看看阿发,又看看老地主。两个人都看着我,眼睛里面都充满了恐惧和期待。

  原来,这时候的我很重要。我的一句话,就能决定他们中间任何一个人的命运。

 反动的话,老地主是说了,但是阿发也说了。要批斗,阿发和老地主都得批斗。但是现在呢,阿发却以造反派的身份,要置老地主于死地。昨晚还站在一条凳子上呢,但是阿发现在却翻脸不认人。他真可恶!我在心里想道。我不由地又对老地主看了一眼,心里产生了一丝同情。

 妈妈说,这个老地主有四十亩地,全家老少起早贪黑,都在地里干活。他只在农忙的时候雇短工。爸爸妈妈每年都去打短工,工钱是每天两升米,收工就让带回家。管饱,有时还有一块肉。他不象别的地主那么抠。

 别的地主,工钱虽然也是两升米,但是回到家里量一量,却只有一升半。别的地主,饭也不让吃饱,就给两个塌饼(甜面制品),而且糖也舍不得放。

 我该帮谁呢?我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帮老地主是不行的。他可是一个阶级敌人。帮阶级敌人,可是一个阶级立场问题,弄不好的话,我也会变成阶级敌人。我的脖子上,那时也会挂一块牌子,跟牛鬼蛇神门站在一起。但是帮阿发,我更是一万个不愿意。这个家伙,比阶级敌人还要坏呢!我宁可成为阶级敌人,也绝对不能帮他!

 “你要我说什么?” 我回过头去,逼视着阿发。

 阿发的眼睛里面,闪过一丝慌张。但是他避开我了的目光,然后用手凶狠地指向老地主。

 “说阶级敌人呀!”他说道。“阶级敌人气焰那么嚣张,难道我们不该坚决地把它打下去吗?”

  “谁是阶级敌人?”我指指阿发,又指指老地主。“你还是他?”

 “当然是他。他污蔑毛主席的接班人。” 阿发的嗓门,明显地低下来了。但是他的嘴里,还是色厉内荏地说道:“他是不是说了林副主席象奸臣?”

 “我可没听见。”

 “你包庇阶级敌人!”他喊起来。他在喊的时候,慌张的眼睛还朝造反派的大队长看了一下。

 “你就是阶级敌人!” 我恨透了阿发,我恨他超过了恨阶级敌人。我不想跟老地主作斗争,而是决定跟他好好斗一斗。

 “你跟阶级敌人站在一起。”我也高升喊道。

 “我亲眼看见,你把老地主拉过去,跟你站在一条板凳上交头接耳。”我手指向阿发厉声喝问:“到底说了什么?你必须老实交代!”

 “你胡说!”阿发说道。他这下真的慌了。他想溜。但被我一把拽住。

 “阿三伯伯和阿秋嫂也站在你们旁边,他们都看到了并且听到了。”我不但想帮这个老地主的忙,还想为被他欺负的女孩子们出口气。我决心痛打这只落水狗。“你要是不交代,我就去把他们喊过来。”

 阿三伯伯和阿秋嫂,都是阿发的死对头,他们一来,他就彻底完蛋了。

 “他也是坏人,比阶级敌人还要坏呢!他还耍流氓。”我转过身去,对造反派的大队长说道。“他把桂兰按在草垛上,又是啃又是摸。不信的话,你去问问桂兰就明白了。”

   桂兰是大队长的女儿,人有点儿呆傻,爹妈也叫得含混不清。她二十多岁了,但是还没有找到婆家。

 有一天,我和小伙伴们捉迷藏,在打谷场边的草垛后面,正好撞见阿发压在桂兰的身上。桂兰衣衫不整,裤子也被扯到膝盖下面。

 大队长听了我的话,脸上顿时气得铁青。

 “好哇,原来你是个混进革命队伍里的阶级敌人。” 大队长冷笑着说道。

 “抓起来!”他忽然站起身来,声嘶力竭地对小喽啰们喊道:“马上抓起来 !”

 

结尾

 事后听妈妈说,老地主的媳妇和孙女儿,当天晚上幽灵般地来到我家,送来了一个南瓜和十多个鸡蛋。那时我早睡着了。她们千恩万谢,还要跪下磕头。

 妈妈使劲拍我的脑袋,说我小鬼机灵,做了一件大好事。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