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粗犷

横眉冷对,尘世笑虚伪;古道热肠,人间播真诚。不求闻达于世,但求无愧于心。

 
 
 

日志

 
 

坏消息.素芳系列三【微型小说.粗犷原创】  

2016-01-25 14:30:48|  分类: 小说散文集(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坏消息(村妇素芳三

作者 粗犷 2009年6月30日  

 

    傍晚,生产队的打谷场上,根生站在那儿张望。他在焦急地待着素芳。她早出晚归时,必定经过那儿。

  因为有了那次草垛下那件事儿,她见了他,就像见了仇人似的。

  她不再找他帮忙。他也不敢走近她的家门。

  但是今天,他必须等她。他有一个重要的消息马上告诉她。

    天快黑下来的时候,她拖着疲惫的脚步,从打谷场后面的小路上,拐了出来。她手里牵着幼小的儿子,肩上扛着一把锄头。那把锄头把上挂着一把茶壶,和一篮子刚挖出来的,还带着湿湿的泥巴的番薯

  自从那次家里来了恶贼,她不管到哪里,都把儿子带在身边。她看见根生站在那儿,就把头扭到一边去,当作没看见

    她恨透了根生,恨他玷污了她的身体。她也恨自己。她恨自己不争气,下贱,想男人想得发了疯,居然会不顾一切。她懊悔极了。她常常责骂自己。她觉得对不起她的男人。

  她想起她男人英俊的面容,和甜丝丝的话语的时候,就会以泪洗面。她悲伤欲绝。以后男人回来的时候,她想,怎么还有脸去面对呢?她想一死了之,但是她丢不下儿子。

    “嫂子,” 根生紧追两步,拦在她的面前。“我有事要对你说。”

    她只顾往前走,不搭理他。

    “哥有消息了!”他在后面大声说道。

    她停下脚步,但不说话,头还是扭在一边。

    他张张嘴,说了个“哥”字,但是又闭上了嘴。他不知道,是说好,还是不说好。但是他想了一会最后还是说出来了。

    “邻村的春花,在省城看见他了。”他说。“她的男人,跟哥在一。”

    “她怎么说?” 她回过头来,一把攥住他的胳膊,急切地问道:“他现在好么?”

    “我没问。”他说。其实他问了,但不是好消息,所以不敢说。

  心里很复杂。说了她也不一定相信。她会以为他使坏心眼,故意中伤她的男人。

  脾气,现在变得很坏,疑心病也特别重。

  现在她见到任何男人,都怀疑对她图谋不轨。

  “春花家就在枣花家隔壁,你自己去问。”

  他不敢朝她看。他低着头,然后小心翼翼地说道。

    她恨恨地瞪了他一眼,拔腿就走。

    回到家里,她打了一碗冷饭,丢进一块咸菜疙瘩,然后塞到儿子手里

  “妈去枣花阿姨家,你吃完晚饭,马上就关灯睡觉。”

  她走到门外,锁上门,然后又朝里面喊:“妈不在,谁来也不要出声!”

    枣花家不远,有两三里路。她到的时候,枣花正摇着蒲扇,坐在院子里乘凉。看到昔日的小姐妹来了,枣花感到有点突然,但心里却很高兴。她要给她搬凳,但是她说:“不忙,陪我去趟春花家。”

    “你见到他啦?他好吗?”一见春花,就急急火火地问

   春花是个矮小的女人,她仰起头,眨巴着细小的眼睛朝她看。她被她问得有一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哪个他?”

    “哦,她男人。建民,黄建民。”枣花说

    “他呀!”春花撇了撇嘴。“被人打断了腿,现在正躺在诊所里呢!”

    “谁打的啊?为什么打他?”

  她急促地追问。她觉得自己的骨头也断了,胸口也在一阵阵作痛。

    “听说 ......” 春花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枣花,然后才吞吞吐吐地说:“听说,他和老板的老婆 ...... 有点不干净。”

    她蹲在地上哭起来。枣花去扶她,但是她推开她。她站起身来,跌跌撞撞地走了。枣花在后面大声喊,她却头也不回。

    她一夜没合眼。她心里难过,泪水淌个不停。

    爹妈说,他眼神很活,嘴唇皮很薄。他们反对嫁给他。他虽然能说会道,但是她的爸爸妈妈,却觉得他这人不太可靠。

  当时有很多小伙子,都喜欢素芳。里面有个叫周小栋的,是她初中时的同学。他聪明能干,又有木工手艺。她爹妈看中他,她也觉得不错。

  但是黄建民却跪在她的面前,指着天空对她发誓。他说海可枯,石可烂,但是对她的爱情,永远也不变。

    他离家出去打工的那天,她对他说,不可朝女人看,不准跟女人说话。他长得英俊,她怕会有坏女人勾引他。

  他从贴身的衣兜里,掏出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他,亲着她的脸。他说,胸口着它,就百毒不侵。再漂亮的女人看不上。

    那个老板的老婆,怎么能勾搭上他呢?他说的话,难道都忘了么?他的海誓山盟,还管不管

    她恨他。他可耻地背叛了她。她赌咒说,再也不想看见他。但是过了一会儿,她就原谅了他。女人经不住男人诱惑,男人也经不住女人诱惑,那是常有的事。

  她和根生,不也 ......那个了么 ......?

    天蒙蒙亮的时候,她“嘭嘭嘭”地敲响了根生家的门。她把儿子朝他怀里一塞:“看着!要是掉一根汗毛,我就要你的命!”

    不等根生反应过来,她便已踩着露水,走向去省城的路。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