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粗犷

横眉冷对,尘世笑虚伪;古道热肠,人间播真诚。不求闻达于世,但求无愧于心。

 
 
 

日志

 
 

风波.广西行五【游记.粗犷原创】  

2016-01-25 18:01:37|  分类: 小说散文集(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波.广西行五 

作者 粗犷 2014年8月5日

 

  北海【注】南宁,一路高低不平,坑坑洼洼。大巴士颠颠簸簸地,就像一只摇篮。我喜欢这种摇摇摆摆的感觉。我很快就昏昏欲睡。

  可是有个不安分的人,却把我从瞌睡中吵醒。那是一个闲不住嘴的人。虽然没有听众,但她还是不停地说话。

  也许为了引起别人的注意,她忽然又唱起歌来。她唱出来的歌,其实是很难听的。她的跑调的歌声,从她破锣般的嗓门里面喊出来,让我想起了用碎瓷片刮破铁锅时所发出来的那种刺耳的声音。

  那是一种足以让人头脑发胀,牙床骨发酸,并且心烦意乱的声音。仅仅从声音中,我辨别不出那人的性别。

    我就坐在那人的后面。我想看看那个人,但是高高的椅背,挡住了我的视线。我只能看到前面这个人的一小半后脑勺

  我看到了那只刚刚掉过头发的脑袋的下半部分。那是一张比较粗糙的脸。

 

    我邻座的反应。他虽然闭着眼睛,但是他脸上的肌肉,随着前面那阵刺耳的歌声不住地抽搐。我听到了坐在我后面的男男女女的嘀咕从那些显然已经压低了的声音中,我还是听出了那些声音的主人们,互相之间传输着不满和厌恶的情绪。

  前排靠左有个毛头小伙子,长得虎背熊腰。他正侧目怒视着发出音的那个方向。我料他已无法忍受,并将随时爆发出来。

    我想劝劝前面唱歌的那个人,但想想还是算了。嘴是别人的,你有什么权利让它闭上呢?再说大家都在忍,你又何尝不能呢?

    我正想着呢,那阵歌声忽然停了下来。一声沉闷的“砰”,止住令人厌烦的噪音。

    短暂的静默后,那个人便战战兢兢地问道,为什么砸我?为什么打我?

    从低低的颤抖着的声音中,听得出那一定是有些害怕了。

    那个虎头虎脑的小伙子,一面圆睁起双眼,一面厉声答道,你骚扰到别人!

    那人抗辩道,那你好好说呀,干吗用矿泉水瓶砸我

    但小伙子扭过头去,不愿再搭理那人。

 

    也许是觉得吃亏了,也许是觉得理直气壮了,那人便大声喊叫起来。“看呀,打人啦,男人打女人啦!”她的声音,还是跟瓷片刮铁锅般地难听“大家快来评评理呀!”

    这时我才知道,那惹人讨厌的人,原来是个女人。

  这不仅因她自称是个女人,还因她的某个特征。虽然头发剃成了男人模样,虽然长着一张粗糙丑陋的脸,但她站起来的时候,我看到她所穿着的白色紧身衣服的里面,真的包裹着两坨鼓鼓囊囊的肉疙瘩。

    在人们的眼里,相对男人而言,女人一般都处于弱势的地位。我也同情女性。要是在平时的话,见到男女吵架,我即便不予喝阻,也会极力相劝。但是这一次,我觉得没有介入的必要。

    这女人言过其实。那个小伙子只是朝她扔了一只塑料瓶,却并没有真的去打她。她也太过分了。她把公共场所当成了她自己的家,肆无忌惮地大声喧哗。

    她喊叫了一阵子,见没有得到支持,于是就开始骂起来。

  她语速惊人,骂出来的全是不堪入耳的脏话。她的叫骂高过一且又无休无止,这可惹恼了那个小伙子。

  他“嚯”地站起身来,怒气冲冲地扑向她。他伸出一只蒲扇般大的手去抓她。她尖叫起来:“杀人啦!大家快报警啊!”

    不过她的呼救声,还是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响应。

  谁知是真的还是假的呢!杀人可是件骇人听闻的事,哪能说碰上就碰上呢?

  隔着高高的椅背,我看不到,因此也无法断定小伙子的大手,是否真的触碰了她。

    一个约莫四十左右的女人,她的邻座,好不容易劝住了那个小伙子,但呢,却仍然不依不饶。

  她的邻座受不了折腾,于是便收拾了自己的行李,躲到后车厢去了。

    坐在我旁边的那个男人,悄悄地对我说道,像这种女人,劝是劝不好的,一巴掌拍上去,她就老实了。

    我对他的话未置可否。我只是对他笑了笑。我跟车上的所有乘客一样,也非常讨厌这个女人,以及她所唱出来的歌。我也跟那个虎背熊腰的小伙子一样,希望她马上住嘴。

  但是我没有小伙子那样的勇敢和魄力。我既不愿出声,也不愿出手。我只能自叹无能。我制止不了包括广播电视在内的种喇叭的喧嚣,也无法避免诸如那个女人似的各类嗓门的骚扰。

 

    女人见孤立无援,只得暂时安静下来。

  过了一小会儿以后,她忽然又站了起来。“男人打女人,你们怎么不管啊?”她走到车厢的中间,开始逐一责问乘客。

  “求求你们,赶快报警啊!”她喊道。

  有人问道,你自己不会报警吗?她说手机倒有两只,但是都坏了。有个胖墩墩的小伙子听不下去,就大声地斥责她。她于是便大哭起来,哭声响得惊天动地。

  她哭了一会以后,忽然就不哭了。她似乎有点明白了,她的哭声,也许和她的歌声一样,同样不招人待见。

    没有人再搭理她,她感到索然无趣。大概意识到了,这辆大巴中的乘客,人人都恨讨厌她。她于是就开始自言自语起来

  她说自己是成都人,今年三十七岁,有一个正在上初中的孩子。她报出身份证号码,还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她说自己是人,真的是人。

  关于这一点,其实她是不必强调的。她究竟是不是人,这是毋庸置疑的。尽管人有各式各样,既有男人也有女人,既有好人也有坏人,既有正常的人有精神病人。

 

    她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她一定是觉得累了。直到巴士开进南宁。她没有再唱歌,也不再继续吵闹。我听到她总是在窸窸窣窣地翻弄行李。她的嘴里,一刻不停地发出哔哔啵啵的声音,好像在嗑着瓜子之类的东西。

  她捧起一本厚厚的书,装模作样地读。她胡乱地翻动几页,便重重地摔在椅子上,然后再捡起来接着胡乱地翻。

    在大巴临时停车,让乘客们到路旁的厕所里去方便的时候,从大巴士的窗口处伸出相机,偷偷拍下了几张走动着的乘客们的照片。

  一场风波的相关人物,我料应该都被拍照片里面。

  当事人究竟是谁,那要自己去猜,恕我不能逐一指点出来。

  (恐涉隐私,照片略。)

 

  【注】北海 —— 广西壮族自治区下辖地级市,地处北部湾东北岸,距首府南宁二百余公里,为我国沿海开放城市。

—— 作者注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