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粗犷

横眉冷对,尘世笑虚伪;古道热肠,人间播真诚。不求闻达于世,但求无愧于心。

 
 
 

日志

 
 

盛名之下的北海.广西行一【游记.粗犷原创】  

2016-01-25 18:53:47|  分类: 小说散文集(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盛名之下的北海.广西行一 

作者 粗犷 2014年8月5日

 

    北海这个名字,我料多数人是熟悉的。北京景山下的北海,风光无限。

  但我说的这个地方,却不在北京。它丝毫不含“北”的意思。北京的北海,跟它相比,那只是一颗小芝麻儿。

  它在南方。它依傍着辽阔无垠的南海据称景色迷人,气候宜人。因拥有银滩、涠洲

岛、星岛湖和红树林等景点,使它成为一座名闻遐迩的旅游城市。

    我禁不住它的诱惑。我就是冲着它响亮的名声去的。

 

    我到达北海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接待我的,是位面色冷峻的四十多岁的男子。在送我去宾馆的路上,他不住地发着牢骚。他是当地的导游。他用尖刻的语气,埋怨他的公司。

  说他的公司,每一次派给他的活儿,总是白忙活,不赚钱。他说他接不到大一点的旅游团。他所在的公司,总是把零零星星的散客派给他

  我听出来了。他的这些话,全部都是说给我听的。接待我,他觉得亏了。他觉得他是接到了一桩亏本的生意。

    我看得出来,他不太友好。他嫌人少。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只能带着我一个人,去游览北海市的各处景点。

  在毫无先兆的情况下,我知道,我已经成为一个倒霉蛋。我的出现,使他非常不快。要不是接待我,他觉得,他或许能够接到一个大一点儿的旅游团。

  但是我不怪他。我理解他。在做什么事情,都要追求业绩的时代,确实也难怪他。带着只有一个人的团队,能出什么业绩呢?

  我满怀歉意地对他说道,对不起,有劳你了。他不吭声。我以为他没有听见,于是就重复了一遍刚才已经表达过的歉意。

  这一次,他总算有了反应。他很不情愿地他的牙缝里面,挤出一声“没关系”。

为了获得明天的好心情,我决定对他说一些恭维话,并且决定讨好他。我塞给他一包比较高档的香烟他略微推辞一下以,便笑纳了。

  确切地说他“纳”是“纳”了,但是却并没有笑。

 

    街道宽敞整洁,路灯也亮如白昼。

  可能这儿经历过一次大风,偶尔能见到吹折的树木。

  车子开了约莫二十分钟左右,就到了旅行社为我预定的酒店。这家名为枫林蓝湾的酒店,据称北海市的,是最豪华的。

  替我办好入住手续,把房卡往我手里一塞,他便扭头走。他一言不发,就连诸如“再见”或者“晚安”那么简短的话,他也不愿意对我说。

  走到大门口的时候,他忽然回过头来,远远地对我大声:“八点半,坐在大堂里等候。

    翌日早上,不到七点四十分,他就给我打电话了。我问你来了么,他说来了。我不敢怠慢,草草收拾了一下行装,就赶紧下楼。

  他蜷缩在大堂的沙发里抽烟,装作没有看见我。见他这个样子,我也不便上前跟他一个招呼。我办好退房手续,然后走过去问他:“你吃早饭了么?他说没有。我说去吃一点吧,我请客。

  我还是想讨好讨好他的。我不希望在一整天时间里,总是跟随者一个仇视我的导游。但是他并没有领我的情。他一脸冷漠,径直往酒店门外走

 

    酒店离大名鼎鼎的银滩,仅有一箭之遥。

  他把车停在入口处旁,然后对我说道,你自己进去吧。我刚抬起脚,但他又提醒道,行程表上说,这儿只有一小时。

  这儿可是海边,预伏着许多不可知的危险。我要是出了意外,那该怎么办?他怎么不跟我一起去呢?我觉得奇怪极了。

  但是我不想问他。我知道,面对着一个让他亏本的生意,他绝对不可能好好回答。

  这个号称东方夏威夷的的沙滩,虽然很大,但游客却寥寥无几。沙滩上也不太干净,随处可见游客们随意丢弃的各类废弃物。

  简陋的观望塔上,救生员翘着二郎腿,悠然自得地吸着烟

  几个穿比基尼的女人,陪着她们的孩子,饶有兴致地玩着泼沙游戏。

  不到半个小时,我就离开了银滩。我本来想到海里泡一会儿,但一个小时的时间,显然不够用。换衣服和冲淡【注】,都是需要时间的。

 

    北海的城市中心广场,面积不大,但却叫得很大。关于它的宣传广告,我的感觉是北海市的地方政府,得有点儿头,

  那些广告,做得也太超前了。宣传中的那个样子,现在还看不到。刚刚种下去的树木,每一棵的周围,都用棍子支。它能不能成活还是个问题呢!

    游船码头破烂不堪,垃圾堆积如山。若不是这位导游说起了它的名称,我还会以为,那儿只是个废弃物资的集散地。

    车子开进百年老街的时候,他问我要不要下去。我看他的脸色,显然带有不希望我下车去看的意思。为了让他不再继续生气,我便决定遂了他的意。

  “不下车了,”我对他说道,“一面开一面看吧!”

  这条极其普通的小街,确也没有什么可看之处。但是行程表上介绍说,这条充满百年沧桑的老街,有当年英法德领事馆的旧址。但那些无人管理的破破烂房屋的门上,居然没有一块可供游客们辨识的牌子。

  穿过了这条老街,我便开始期待下一个景点。老实说,直至此时,北海给我的感觉糟透了。我期待下一个出现的景点,能够改变我的看法。

  但是这个冷冰冰的导游,却当头一瓢冷水,浇灭了我仅剩的那一点可怜的希望。

 

    整个北海的行程,用了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告全部结束。

  把车停靠在一棵能够遮蔽炽热的太阳光的树下面,然后摸索出一叠纸来。他要我签个意见。我不签。我真的不愿签。

  但是他说服了我。他说若是不签,就会丢掉饭碗。

  我不喜欢他,他这个导游,我看做得很不称职。但我天生秉性,从来不愿刁难别人。我的原来打算抵制这座城市所做的虚假宣传的强硬立场,被他的一番乞怜的说软了。

  我把一肚子的不快和不满,写成了“非常满意”。


【注】冲淡 —— 用淡水冲洗身上的海水。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