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粗犷

横眉冷对,尘世笑虚伪;古道热肠,人间播真诚。不求闻达于世,但求无愧于心。

 
 
 

日志

 
 

咸鱼阿毛【短篇小说.粗犷原创】  

2016-01-25 20:34:53|  分类: 小说散文集(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咸鱼阿毛(短篇小说) 

作者 粗犷 2009年4月11日  

 

  转了一大圈,富根还是回到了水上花苑。

  上海寸土寸金,房子贵得吓人。环线内的房价,每平方米都在25000元以上。看来看去,还是这儿稍微便宜一点。再说,小房型的楼盘,也只有这里还有。他今天出来,主要是行行脚头注1,回去还要和家里人商量的。

  排了好长时间的队,才轮到富根。他西装领带,派头十足,竟想讨价还价。但是那个好看的售房小姐,却并不把他放在眼里。他才露出一点点意思,那小姐就截住他的话头说,这不可能。她说完就喊下一个。他尴尬地站在那儿,脑子里一片空白。

  巨大的的液晶显示屏上,游走着一行粗大醒目的红字:“水上花苑即将售罄,仅剩三十一套。” 数字很快地变化着,一会儿变成三十套,一会变成二十九套。

  这么贵的房子,人们买它,竟像买衣服一样随便。大捆大捆的钱,是哪来的?怎么挣的?

  谁都比他有钱,他想。他觉得,世界上的穷人,只剩下他了。

  他走出门口,一面后退,一面打量宫殿一般豪华的售楼处,和高耸入云的楼群。

  一辆奔驰轿车在他后面停下来。一个大腹便便的人,从里面钻出来。他看了那人一眼,接着又回过头去看了一眼。他发现那个从轿车里面钻出来的人,也在盯着他看。

  “这是富根阿哥吧?”那人走近他,然后迟疑着问。

  “是啊!”他咤异地看着那人。他看着是有点眼熟,但是一下子想不起这个人。自己的亲戚朋友里,他想,好像还没有发财发到买得起豪华轿车的人。

  “我是徐阿毛啊!忘啦?”那人操着洋泾浜的上海话说。他说话的口音,夹杂着浓烈的宁波味道。

  富根这下子想起来了。二十多年前,徐阿毛还是个毛头小伙子,借房子借在富根隔壁。他在那儿住了四五年,人缘搞得不错。他是个小宁波,做海鲜生意,常常一身鱼腥气。后来改做咸鱼生意,大家就叫他咸鱼阿毛。

  阿毛做人特别客气,碰到人就点头哈腰。他的嘴巴很乖巧,老远就跟左邻右舍打招呼,伯伯妈妈,阿哥阿姐地乱叫。有的时候,他还会把卖不掉的咸鱼,东家一条西家一条地送人。

  有些女人嫌他腥气,走近他时,就捏牢鼻子。但是见他满脸堆笑,所以谁也发不出脾气。

  除了发胖,他的面相看上去,并没有太大变化。他走路还是那样,上身前倾,脚步很大。他眉梢嘴角上的笑容,至今还是挂着。但是他的头发梳得溜光,不再那样蓬乱邋遢。

  “怪不得这么面熟,原来是阿毛啊!”富根一面上下打量着阿毛,一面说道。他心里想,这么气派的轿车,可不是平常的人坐得起的。他断定阿毛今非昔比,一定成了有钱人。

他忽然觉得,自己矮了人家一大截。站在有钱人面前,他说话也不由地嗫嚅起来。“你 —— 也来买房子啊?”

  “哦,不是。我在这儿工作。”

  “是吗?那好啊!” 富根听了,眼睛忽然一亮。但是他接着又沮丧起来。他的老婆,当年说过他的坏话。她还常常当着他的面,叫他阿乡(上海人对乡下人歧视性的称呼)。他不知道他还肯不肯帮忙。他沉思了一会,最后还是试探着问了一句:“售房小姐架子好大。你帮我说一说话,行吗?”

  没想到,阿毛竟不计前嫌,一口便答应下来。他一边说着,一边挽着富根的胳膊,大步走向售楼处。

  富根家,住在静安寺注2的一条老式里弄注3里。别人家祖宗三代,堆挤在九个平方里的时候,他却住着三十多平方米的房子。那时住这么大的房子,很是弹眼露睛注4

  但是如今不行了。现在他的家,已经拥挤不堪。女婿的家里,小得不能多容纳一只凳脚,只好收留在身边。如今儿子大了,问题就来了。儿子带女朋友回来,要腾出地方,全家只好疏散到街上。

  赶走女儿一家,当然不行。他和老太婆,也不能睡到马路上去。他把全家喊到一起,开了几次家庭会议,意见分歧很大。但他拍响桌子,吹胡子瞪眼,最后还是拍板。他和老太婆,牙缝里省了几十年,加上女儿女婿积蓄的那一点,全部凑起来,买一套二室一厅的房子,也只够首付。但不管怎样,只要有了房子,就能让儿子讨回娘子注5

  售楼处里的工作人员,见到阿毛和富根进去,便都站了起来。

  “这是我的朋友。”他拍拍富根的肩膀,然后朝工作人员们扫了一眼,“你们帮我接待一下。”说完,他又拍拍富根的肩膀,“我到楼上谈一点事,回头再来看你。”

    那个好看的售楼小姐,附她的正在接待着的那个顾客的耳朵边上,不知说了点什么,那顾客就走到沙发旁边,坐了下去。

  “先生,您来这边坐吧。” 她对富根说道。她原来蔑视他的冷漠眼光,现在换上了笑眯眯的样子。“我姓宋,您就叫我小宋吧。” 她一边说,一边递上一张散发着香水味道的名片。

  她给他端来一杯水,水面上还飘着几片绿茶。别的顾客的面前,只有一杯清水。

  碰到了熟人,就是不一样,他想。他很感激阿毛的那句话。阿毛向他的同事们介绍他的时候,称他是他的朋友。有一个有钱人做朋友,在包括他在内的许多上海人眼里,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他的心里面,不由地生出一丝惭愧。在以前,他和他的街坊邻居一样,谁也不屑于拥有满身腥气的咸鱼阿毛这样的朋友。

  他吹了吹浮在水面上的茶叶,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能便宜点吗?” 

  “您问徐总啊!徐总说行,那就没有问题。”

  “徐总?哪个徐总?”

  “跟您一起进来的那个人,就是呀!”

  她是说阿毛?阿毛就是徐总?他一脸惊愕。他的眼睛瞪得老大。他直到今天才知道,原来浑身都是鱼腥味的阿毛,也是一个有姓的人。他姓徐,而且还成了徐总。但是还是有一点疑惑惑。

  “他就能做得了主?”他试探着问道。

  “他做不了主,谁还能做主啊!” 小宋笑吟吟地对他说道,“这儿所有的房子,全部都是他的。”

  “我的天哪!”福根听她这么一说,惊得合不上嘴巴。他在心里面想道:“那该是一个多么大的老板啊!”

  她抱来一叠宣传资料,摊开其中一份,然后便接着说道:“价格的事,一会儿自己去问他。现在我给您介绍一下房子的情况吧。”

  东挑挑西拣拣,他看中了一套在二十六层的房子。价格虽然高一点,房型和朝向都还满意。小宋说,好的,我去帮您查一查。她走到柜台里的电脑前,噼里啪啦了一阵,然后回来对他说道:没有了。

  “先生,您得当机立断。现在还剩七套房子了如果犹豫不决,再等一会儿工夫,肯定全部卖完了。”

  他一听慌了。他知道现在房源紧张。他在好几家房产公司门口,都看到了“售罄”的告示。买不到房子,儿子就讨不了娘子。眼下对他来说,房子就是头等大事。

  “剩下的那七套,拿过来给我看看!”他吩咐小宋道。有徐阿毛这样的大老板做朋友,福根说起话来,底气也足了。

  那七套房子都在十四层上十四在上海人的眼里,是个不祥的数字。阿拉伯数字14,上海人把它读作幺四。幺四幺四,读起来的音调,跟“要死”差不多

  正在他着急的时候,徐总在一群人的簇拥下,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他径直走到福根的面前。“办好了么?”他问

  “楼层不行。都在十四层。”他叹一口气,然后失望地说道。

  “把我自己留的几套,拿出来看看。”徐总贴近小宋的耳朵,悄悄地说道。他也算是个老上海了。他知道上海人的心思,也知道福根的心思。

  她噌噌噌地上楼,然后又噌噌噌地下楼。她把从楼上捧下来的一本厚厚的簿子,一页一页地翻给他看。

  那本簿子里面,记录着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的名字。那里面有区长书记,也有局长和主任。

  他是个很聪明的人,一看就知道簿子里面记着的这些人,个个都是大领导。他感激地朝阿毛......不,徐总......看了一眼。他有点受宠若惊。

  阿毛真仗义。他在心里面说道。

  这些都在好层次的房子,都是预留给大领导的,他,徐阿毛,却让他在里面自由自在地

  他挑中了一套十八层的房子。十八可是一个非常吉利的数字。这个数字表示要发。这本来是迷信的广州人和香港人的说法,但是后来很快就被上海人接受了。上海人也讲迷信,喜欢讨个好口彩6】

  “今天没带钱,明天行吗?”

  “行。”

  “阿毛兄弟 ...... ”他叫了一声。他的脸上红红的。他以前一直叫他咸鱼阿毛,改口叫他兄弟,觉得有点别扭。顾不得面子了,他想。面皮跟钱相比,他还是得选择后者。他停顿了一会,然后才老着脸皮问道:“能便宜一点吗?”

  徐总楞了一下,摇了摇头。但随即却又点了点头。他对他说道:“行!”

  他转向小宋:“每平方米照顾他一百元,下预售合同吧。”

 

  回到家里,福根不停地叹气。老婆问他,他说碰见了阿毛。

  “哪个阿毛?”

  “二十多年前,借房子借在隔壁的阿毛。”

  “就是那个阿乡?咸鱼阿毛?”

  “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客气” 他老婆一眼,接着便又叹了口气。

  “不容易,”他自言自语地说道,“卖鱼卖成个大老板,真的不容易 ......”

 

  【注1行行脚头 —— 上海话,侦察一下的意思。

  【注2静安寺 —— 地名,庙宇名,在上海市静安区。

  【注3里弄 —— 小街坊,小巷。

  【注4弹眼露睛 —— 上海话,意即惹人注目。

  【注5讨娘子 —— 娶媳妇儿。

  【注6好口彩 —— 含有福运或吉祥意思的话。 

—— 作者注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