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粗犷

横眉冷对,尘世笑虚伪;古道热肠,人间播真诚。不求闻达于世,但求无愧于心。

 
 
 

日志

 
 

老王头上网【短篇小说.粗犷原创】  

2016-01-25 20:37:43|  分类: 小说散文集(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王头上网 
作者 粗犷 2009年3月29日

    老王头找老张玩,看到老张在打字,就搭讪着问道:“捣鼓什么呢?”
    老张说:“写信呢!”
    “一会我回去时,顺便给你寄了。”
    “不用。我吱溜一声,对方就看到啦!”
    老张一边说,一边动了一下鼠标,屏幕上马上显示出一行字:邮件发送成功。
    他惊得目瞪口呆:“这就行了?对方就看到了?”
    老张朝他笑笑,肯定地点了一下头。他将信将疑,盯着屏幕不住地打量。这时,屏幕上提示有新邮件。老张说,回信来了。说罢便点开了邮件。
    上面赫然显示一封回信:
        张兄:
        来信收悉,货款即时汇出,请先落实运输工具。
        xxx   x年x月x日x时x分x秒。
 “发信收信,眨眼就完成了?”老王头大声叫嚷:“神奇!真神奇!” 他捧住老张的脑袋,不住摇晃。“走,我请你吃饭!”
 “想拜师啊,可你投错了门啦!”  
 老王头傻笑着,往外拖老张:“走走,咱哥俩边走边说。”
 “我可教不了你。” 老张说。
 老张摆弄电脑,历史是悠久了,但长进却不大。没时间参加培训,也羞于向左右的年轻人请教。这东西神秘,他怕学不会,大家会取笑。于是他自己瞎摆弄瞎琢磨。没用多少时间,键盘鼠标的操作,居然也得心应手。
 老张掰开他的手,说:“你别像幽灵一样游荡。你静下心来,找个电脑培训班,学上个把礼拜,准行。”
 “我能行?”
 “你没见过自己的脑袋啊?”
 “我脑袋怎么啦?”
 “你还不知道啊?”老张招招手,把他的耳朵招呼到自己嘴边,轻轻地说:“聪明的脑袋,不长毛。”
 老王头重重给了老张一拳,拔腿就往外跑:“我现在就去报名!”
 “喂喂,你不请我吃饭啦?”
 “以后再说!”

 

 老王头是四川人,原先在老家种地。他儿子是老张的朋友,在上海工作,如今也是上海人啦。去年春节前,他和老伴被接到上海享福。他儿子打电话给老张,说:“老爸倔,跟他说不上话,你来陪陪他吧。” 喝酒闲聊的时候,老王头一下就喜欢上了老张。老张上厕所,他也在门口等着。他儿子说,这倔老头跟你有缘。

 他是典型的四川锤子。个头矮小,但比桌面要高一点。上唇一撇一捺,长着鼓上蚤时迁一样的胡须。头发几乎脱光,只剩下一圈花白细软的毛。人是丑了点,但他脑壳里面那浓稠的东西,却不同寻常。

 他说认识不少字,给儿子的信,都是他写的。他用浓重的四川口音,把《三国演义》里的故事,讲给老张听。他说起关云长大战长坂坡,百万军中救出阿斗时,会眉飞色舞。老张装着静静地听,有时也做一些表情,表示已被他精彩的故事感染了。

 他说,有些人什么也不知道,还老是插嘴。老张附和道,对呀,不懂就是不懂,不能装懂的。

 讲故事的人,都喜欢忠实的听众。老张就能扮演他忠实的听众。他那些张冠李戴的故事,老张并不喜欢听,但很喜欢他的那种很独特的性格。

 

 过了十多天,老王头风风火火地跑来,一进门就要推开老张,说:“我会了。我学会上网了。我来上给你看。” 老张保存了一下文件,把座位让给了他。

 他点开浏览器,点开搜狐网,然后又七点八点,点开了《三国演义》。

 “看,我能上网啦!这里面好东西真多!”他兴高采烈,指着《三国演义》说:“这书里写的,比说书先生强多啦!”

 “还有,”他说,“里面有说治病的,以后有病,我自己给自己治!”

  “这可不能瞎来的,有病还得去医院。”老张认真地对他说:“吃错药可不是闹着玩的。”

 “《三国演义》我看完了,《水浒传》也找到了,哈哈!”

 “长坂坡救阿斗的英雄,书上写得好看吗?”

 “是赵子龙,不是关云长。” 他听出了老张的话,脸腾地红了。“是说书先生瞎说,哪儿是我错啊!” 说罢又举起拳头,“真不够哥们,知道也不告诉我啊!” 老张慌忙躲开。

 “我没去培训班。” 他说:“我趴在窗口偷听。上海人叽哩哇啦,说话跟外国人一样。” 他笑了一笑,神秘兮兮地问老粗:“你知道我在哪儿学的吗?” 不等老张说话,他就不无得意地说:“你猜不着,还是我告诉你吧,网吧。”

 老张惊愕地看着他。这老王头,怎么混到网吧去啦!

 他把老张摁在沙发上坐定,接着就装神弄鬼,拿印台望桌上一拍,摆开了说书人的架势。

 

 那天,他从老张那儿出来后,就打听到一个培训处。但那儿的教师说上海话,他听不懂。傍晚回家后,他问儿媳妇,买一台电脑多少钱。儿媳妇告诉他,差点的三四千,好点的六七千。他吓了一跳,那么贵!他口袋里就千把块钱。这些钱,还是儿子平时寄回家,没舍得花,攒下的。儿媳妇问他,问电脑干吗?他说,随便问问。   

 晚饭后,他闷闷不乐。吧嗒吧嗒地吸了会烟斗后,他就跑到社区小花园里去游荡。小花园里每天晚上都很热闹,打牌的跳舞的都有。但是没有人跟他说话。他来上海时间不长,还没有人认识他。

他看到有只条木椅空着,就坐了下去。有几个十多岁的小男孩在一边踢球。球滚到他脚下,他捡起来,但不交给伸手来要的男孩。

 “小弟弟,你多大啊?”

 “十三岁。”那男孩说完就要拿球。

 但他把球藏在背后,说:“别急。你跟我说几句话,我就把球还你,好吗?” 那男孩点了点头。

 “你家有电脑吗?”

 “没有。”

 “没有电脑怎么办啊?”

 “我去网吧玩。但爸妈不让去,不给我钱。”

 他灵机一动,说:“我们互相帮助,你看行吗?”

 他见男孩满脸疑惑,就接着说:“我出钱去网吧,你每天用一个小时,教我上网。”

 男孩高兴得跳起来,拍着手,连连说道:“好啊好啊!”

  但男孩还有点不放心:“不是假的,对吗?” 说着把小手指伸向他。“大人说话,可不许赖啊!”

 他也伸出小手指,郑重其事地跟那男孩勾了勾。 

 

 老王头唾沫星子乱飞,绘声绘色地吹完牛皮,忽然又露出一脸愁容。“没有电脑,学会了上网也没有用。” 他说:“我各处去看了一下,最便宜的也三千多。”

 “你儿子有的是钱,让他赞助一点。”老张说。

 “问他要钱?” 他脑袋摇得像拨浪鼓。“那娘们还不扒了他的皮啊!”

那娘们,听他说话的口气,好像指的是他的儿媳妇。

 “有没有便宜一点的?”他问。他看着老张,支支吾吾地说道:“旧的也行。”

 “你在打外面角落里那些电脑的主意了吧?”老张说。角落里乱七八糟地堆放着十几台旧电脑。那些电脑都是被淘汰下来的,要么配置太低,要么老出故障。“我问一问,看看里面有没有好用的。” 

 老张把网管喊过来问:“角落里的电脑,还有能用的么?”

 网管说:“有,但速度很慢。”

 “你帮老王挑一台,弄到它好上网为止。”

 老王掏出一把皱皱巴巴的钞票,要往老张手里塞。但是老张把钱推了回去,然后说道:“别忘了欠我的那顿饭就行。这个么,付给财务上吧。” 说完扭过头去,对网管说道:“带他去付钱。”

 网管问:“收多少?”

 “一块。”

 “一块?”网管以为听错了,于是又问了一句。

 “对,一块。要么,嘿嘿,你叫财务给他一块,”老张笑着说道,“就算作老王头的劳务费。” 

 那东西堆着不用,还占一块地方。公家用不着的东西,丢了也就丢了,但是要白白送人,却是不行的。

 

 过了约三个月左右,老张的电话响了。一看是个陌生的手机号码,他就问:“哪一位?”

 “我啊!我在手机店,试试灵不灵。”

 原来是老王。这老兄居然舍得买手机了,倒新鲜。

 “今天晚上请你吃饭!”

 晚上在老四川饭店坐定。老王把菜谱往老张的面前一丢,然后派头十足地说道:“随便点!” 

 “你发财啦?”

 “对!发财了。”老王开心得像个孩子。“我看人家在网上卖东西,于是我就也在网上卖东西。”

 “没想到,我钓到一条鱼了!”他笑得合不拢嘴。“哈哈哈哈 ......我真的钓到了一条大鱼! ”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