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粗犷

横眉冷对,尘世笑虚伪;古道热肠,人间播真诚。不求闻达于世,但求无愧于心。

 
 
 

日志

 
 

走马观花横沙行【游记.粗犷原创】  

2016-01-25 20:55:53|  分类: 小说散文集(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马观花横沙行

作者 粗犷 2014年6月10日

 

    星期五,也就是六月六日,大哥打电话来问,下周一有没有空?我说有啊。他问横沙岛去不去?我说去呀!这还用问吗?

    不久前,我们陪一位河南籍的战友,观光崇启大桥【注一】。他工作重要,忙里偷闲前来看望我们。从崇明岛回来的路上,几个战友不停地说话。长江口的三个岛屿【注二】近年来发生翻天覆地变化。我开着车,本应聚精会神的,却也憋不住插话。横沙还没去过呢!我对大哥【注三】说道。我是随口说说的,没想到大哥却当了真。

    因大规模建设,在如今的上海,已经很少见到农民和庄稼。但横沙却是例外。它暂未列入开发计划,因而还能闻得到阔别多年的泥土味。

    开车带我们去横沙的人姓沈,是大哥的下属。他原在基层供销社任主任。区供销总社改制为股份公司以后,他到公司本部负责开发和建设。他常到基层办事,所以也很熟悉横沙岛的情况。同行的还有老唐。他是沈主任的前任。大哥平时不摆架子,待人热忱真诚,对同事和下属关怀备至体贴入微,因此人缘极好,大家都爱跟他交往。

    穿过越江隧道,登上了长兴岛。经由长兴岛的车客渡码头,转眼就到了横沙岛。

    横沙供销社的陆主任,打电话给大哥,问到了没有,大哥说到了。他说吃饭的地方已经找好了。沈主任说,吃饭还早呢,我先带你们兜一圈吧。与市区不同,横沙岛没有鳞次栉比的高楼。马路虽不宽敞,但通畅无阻。那儿车少,自然不会拥堵。沿途可见阡陌纵横的田园。一座座农家小院,掩映在浓密的树荫里。鸡鸭三两成群,在篱笆边抠扒啄食。篱笆围着的蔬菜,青翠欲滴。

    在红胜路边,我见到一座硕大的房子。看上去非常豪华的房子,大门却紧锁着,院内竟然难寻人迹。我觉得奇怪,于是就问沈主任。“这是一家宾馆。”沈主任一边开车,一边对我说道。“他的主人,是一个浙江大老板。”

    车子经过一条河时,老唐忽然喊停车。他见到有人钓鱼,说要下去看看。

    “两三年了,仍没有开起来。”沈主任将车靠边,缓缓地停稳,然后又接着对我说道:“开始的时候,那老板雄心勃勃。想搞一个大手笔。谁知宾馆造好后,却没有人来住。”

    做事成败,需看天时地利人和。三者都很重要,不可或缺其一。横沙不占地理之利。它虽有好空气好景色,但又能如何呢?江海相隔,没有便利交通,谁愿来呢?不过我又觉得,这么好的地方,开发是迟早间的事。上海资源匮乏,土地眼看即将耗尽。不到这儿,又能去哪里呢?这位浙江籍大佬,或者有先见之明,亦未可知哩!

    陆主任很年轻,约莫三十来岁。他在一家小饭店的门口等候。看到我们的车,他便迎上来。怎么那么久?他问道。沈主任指着我说道,他没来过,带他兜一圈。

    饭菜不丰盛,五菜一汤。这跟家里平时吃的差不多。去之前,大哥曾对我说过,横沙的经营状况不很好,勉强发得出工资。转了一圈,我已知道了大概。客源稀少,哪来的生意呢?陆主任说,不好意思,招待不周。我说很好了,我喜欢吃这样的菜。我倒不是客气。我说的是真心话。我讨厌排场和浪费。

    不过这家饭店的烧菜师傅,本事真的不能恭维。那只通心菜,烧得黄格来哉【注四】看看就倒胃口。靠嘴鱼【注五】炖蛋,鲜倒蛮鲜,只是淡了点。大哥说,有一盘肉就好。他知道我爱吃肉。我说不是有鸡吗?鸡难道不是肉?那盘白斩鸡,确实很不错。我猜那是横沙岛的散养鸡,肥嫩适口,吃起来的味道,就是不一样。

    一个头戴草帽的老农民,赶着一辆牛车(见图一)从饭店门前经过。我一走出饭店,就发现了它。这不是新鲜事,但也出乎我的意料。老牛拉车这样的事,现在外地乡村也不多见,但在繁华的大都市郊区,竟还能看见。不过这辆牛车,与过去的牛车相比,有了较大改进。它也现代化了。它似乎用上了废弃的手扶拖拉机的拖斗。它用的轮胎,看上去像是小型汽车上淘汰下来的。以前的牛车,可没有这么先进。过去的牛车,拖斗是用木板钉起来的。它的轮子,也多用木头制作,转动的时候,会“咯吱咯吱”地响。

    下午的车,由陆主任开。他的车宽敞一点,坐进去比较舒服。他带我们去看吹沙工程【注六】横沙岛的吹沙工程,大得惊人。我们一上大堤,就看见了广阔无垠的芦苇地。那是人工造出来的大片土地。几艘挖泥船停在江心,昼夜不停地工作。长长的粗大的铁管,把江底下的泥沙,源源不断地灌入围堤。铁管里的黑水,夹杂着大量泥沙,激射喷涌,发出排山倒海般的声音。陆主任告诉我们,吹沙工程将历时数年。横沙岛的陆地面积,将增添数倍。

    我有一张照片,拍的是一泊小湖(见图四)我要是不说出来,你肯定猜不出是在哪里拍的。其实我也感到惊异。在烟尘罩着的大工业城市上海,竟还有一方湛蓝的天空,以及下面的碧波粼粼。是的,是在横沙岛。我的这张照片,是在那儿拍的。可惜我忘了那泊小湖的名字。你有机会去的话,一定要记得告诉我。

    离开横沙岛的时候,我有点恋恋不舍。我喜欢这个地方。只用一天,走马观花,我觉得不过瘾。我真的想多呆一天,跑到农民家里去拉拉家常,聊聊天。可是我不好意思开口。他们不像我,有大把大把的空闲。

    他们都很忙,能抽出一天时间来陪我,那是给足了大哥面子。我是沾了大哥的光。没有大哥精心张罗的话,谁愿陪我到这么一个偏远的小岛上去转悠呢?

 

【注一】崇启大桥 —— 上海崇明至江苏启东的跨江大桥。

【注二】长江口的三个岛屿 —— 即崇明、长兴和横沙。其中以崇明为最,列台湾和海南之后,为我国第三大岛。

【注三】大哥 —— 年龄略长于我。战友们均受照应呵护,故多以兄敬之。

【注四】黄格来哉 —— 上海话。蔬菜烧得熟过了头,颜色发黄。

【注五】靠嘴鱼 —— 即凤尾鱼,长江特产。

【注六】吹沙工程 —— 把长江口底的泥沙吸起来,注入人工围堤。横沙岛的吹沙工程,既疏浚了航道,又营造了大片陆地。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