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粗犷

横眉冷对,尘世笑虚伪;古道热肠,人间播真诚。不求闻达于世,但求无愧于心。

 
 
 

日志

 
 

作客长兴岛农户【游记.粗犷原创】  

2016-01-25 20:57:59|  分类: 小说散文集(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客长兴岛农户

作者 粗犷 2009年6月11日 

 

  气垫船从吴淞口码头开出,劈波前进,不足半个小时,便到了长兴岛的马家港。

    长兴岛呈豆荚型,有七八十平方公里,原属宝山,后划给崇明。它三面临江一面临海,远离城市污染,占有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

  近年来,长兴岛的建设日新月异。越江隧道已经通车,跨海大桥即将竣工。旅游观光业,随着这条交通动脉的建设,蓬勃发展起来。据说航空母舰的摇篮,也在长兴。

  但我不是去旅游的。我此行的目的,也不在越江隧道和跨海大桥,更不在航空母舰。

  航空母舰确实能够诱惑我。我早就盼望着,我们的海军赶快强大起来。拥有航空母舰,是我们一代人的梦想。但是那么重要的地方,能让人随随便便地进去看吗?

  我此行的目的地,只是长兴岛上的一家农户。

    走出马家港,一群人就围追我和阿宝。

  阿宝从人群里面喊出一个络腮胡子,说,五块钱,到柴老虎家。长兴岛叫老虎的人特别多,我认识的就有三四个。络腮胡子说,行。他把我们领到一辆破旧的夏利边,打开忽忽落落注1的车门,说,上去吧。

  车子开了一段大路,然后拐进一条小路。他在一片桔园旁停下,说,到

    我们沿着桔园旁的小路,绕到后面。我看见一个矮胖的女人,兜着蓝色的粗布头巾。她在那里东张西望。看到我们,她就咧开嘴拍起了大腿,说,来啦!来啦!

  阿宝问,老虎呢?她说,在杀鸡。阿宝对我说,她是母老虎。我听了一楞。但随即便明白了。她是柴老虎的老婆。老虎的老婆,自然就是母老虎。

  她朝阿宝扬了扬巴掌,但只是嗤嗤地笑,并没有真的打下去。

    阿宝在长兴开发区谋食,时常要哄骗企业岛上去投资,因此练成了三寸不烂之舌。他是岛上有名的能人,男女老少,几乎无人不知。他只要看上一家公司,便把老板骗到岛上潇洒一番。

  我不算老板,但经不住他死磨硬缠,就只好为虎作伥,帮他介绍了几家像模像样的公司。他的收入,与吸引投资的绩效关联。

  他说我是最好的朋友。他的话,虽然真假难辨,但他很诚恳,三天两头地,要拽我到长兴岛上去玩玩。他在我身上,花不了大钱。他对开发区的头儿说:人家要玩女人,吃大餐,他却好笑得很,只想到农民家里去白相1。 

    行走在窄长的田埂上,老远就看到丑陋的围栏。长长短短的树枝插成一圈,牵扯着破破烂烂的渔网。上面爬满了乱七八糟的植物。丝瓜、扁豆和割人藤注2,互相缠斗各不退让,争抢着地盘。

  几间低矮的瓦房,和细高的水杉,就围在围栏中间。屋子的后面,可见露出屋脊的竹叶。走近围栏的时候,便能闻到正在煮着的鸡肉溢出的浓郁香味。

    柴老虎这个人,其实一点也不像一只老虎。他精瘦精瘦,蜷头缩脑,胳膊腿儿比烧火棍儿还细。我暗自想,老虎要是吃完他,也只能半饥半饱。

  他的嗓门,却格外响亮。他一会叫老婆搬一条长凳出来【注3,一会老婆赶快泡茶。他指挥老婆做事的时候,细细脖子上的巨大喉结,活塞般地上下滑动。

  他把锅里的鸡翻了个身,在作裙上擦了擦手,然后往灶肚里面塞了一把柴

  我想跟他聊聊天,但他只是干笑着。问一句话,他就傻兮兮地“呵”一下。

  原来这只“公老虎”怕生,只会在“母老虎”面前展露露雄风。

    屋檐下砌着个鸡窝。鸡窝里关着家禽。一只母鸡欢快地叫着,没准刚下了个蛋,在向主人邀功请赏。一只鹅和一只鸭,把长脖子伸出来,啄食遗落在门口的麦粒。

  我对老虎说,放出来吧。老虎摇摇头,但随即又点了点头。他把一张挂在围栏上的渔网拉开一头系在屋檐下的一根木桩上。

  我问阿宝,他们也捉鱼么?阿宝说,不捉。这些破网,是渔民扔掉,他们捡回来的。

  一出鸡窝,小生灵们便扑腾翅膀,互相追逐嬉戏

  老虎散了一把,然后便把胳膊伸进鸡窝里。他的胳膊从鸡窝里面抽出来的时候,手里握着一个热乎乎的鸡蛋。

    老虎家的院子里种着许多小菜。鸡毛菜注4翠嫩欲滴。芹菜水漾漾的。刚割掉的韭菜,已冒出嫩黄的芽儿。

  我拔出一棵白萝卜,对阿宝说,削一削。阿宝接过萝卜,马上递给老虎,说,去,削一削。我瞪了阿宝一眼,起身朝屋后走去。

  屋后有几十棵竹子。新生的竹子上面,有些篞壳还未脱落。竹子后面,有一洼半亩地大的池塘。一群群窜条鱼注5,浮游在竹影下面。它们的小嘴巴嚅动着,空气和浮游生物

  老虎把削好的萝卜递给我,我咬了一口,甜津津的,水分很足。

    我问老虎,有钓鱼的东西吗?老虎“呵”了一下,做了个无可奈何的动作。

  我笑了笑,又说,去拿一根针和一段线来。老虎连跑带颠地拿了来。我用打火机烧了烧那根缝衣针然后在水桥注6上一撳,就做成了一只鱼钩。

  鱼饵很好找,扳起地上的破瓦断砖,就有细长的红蛐蟮露出来【注7。我随手捡了一根竹枝,系上线钩。

  老虎刚杀过鸡,我叫他拿来一根羽毛,系在线的中间。

  虽然粗糙难看,但钓鱼的功能,已一应俱全。我把穿上蛐蟮的鱼钩,荡了几荡,一下抛到池塘中央。

  羽毛一会儿就开始下沉。提起一看,一条足有半斤大的鲫鱼,使劲扭动着尾巴。

    饭菜丰盛得看了头晕。一只鸡就斩了两大碗。一只老鸭汤盛了一面盆。还有咸鱼干、咸狗肉、鲫鱼、茄子、丝瓜和鸡毛菜等等,碗碗都堆得小山一样。

  我吃了不少鸡肉,喝了汤,其实已经饱了。但看着新鲜勃勃注8的鲫鱼和蔬菜,便又搛了几筷

    回酒店的路上,阿宝问我,明天做啥?我说,随意找一家农户,不要声张,免得又碗溢盆满。

 

注1忽忽落落 —— 上海话。破旧,不结实。

注2割人藤 —— 一种长有锯齿的藤蔓植物。 

注3长凳 —— 能坐两个人的木板凳。

注4鸡毛菜 —— 青菜苗儿。因叶片呈鸡毛状,上海人就称作鸡毛菜。

注5窜条鱼 —— 上海乡下河浜里的一种小鱼,状如柳叶。喜欢在水面上窜来窜去,因得名。

注6水桥 ——  延伸到河里的石板或木板,多见于江南水乡,可蹲在上面淘米洗衣。

注7红蛐蟮 ——  蚯蚓的一种,细长,色暗红。

注8新鲜勃勃 —— 上海话,很新鲜。 

注9白相 —— 上海话,玩。

—— 作者注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