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粗犷

横眉冷对,尘世笑虚伪;古道热肠,人间播真诚。不求闻达于世,但求无愧于心。

 
 
 

日志

 
 

毛利人.纽西兰纪行六【散文.粗犷原创】  

2016-01-25 21:21:08|  分类: 小说散文集(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毛利人(纽西兰纪行六)  

作者 粗犷 2014.04.08

 

    一种皮肤粗糙黝黑的人,生活在南太平洋的一个岛国上。

    这个岛国后来被称作纽西兰。纽西兰就是新西兰。英文“New Zealand”的“New”,音纽,意为新,故译为“纽”,又有译为“新”的。

    在纽西兰街头巷尾,你一眼就能将他们辨认出来。他们的个头都不太高,但普遍比较粗壮。有学者称,经研究证明,他们是蒙古人和澳洲土著人的混血儿。也有人认为,他们是台湾高山族的后裔。

    我对人种起源知之甚少,无力进行考证。但从体型及面相看起来,似乎是有一点蒙古人的特征。

    他们就是最先拥有这片土地的、充满传奇色彩的毛利人。

  毛利人现约七十余万,居住在纽西兰的,约有六十二万。其余的那部分,散见于澳大利亚及欧美大陆

    毛利人跑到那儿去的确切时间,现代学界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据毛利人自己的说法,他们的祖先,是从一一五年始,就一批批地迁居到那儿的。

    他们称,他们原先生活在一个名叫哈瓦基的地方。一个叫库佩的男人,爱上别人妻子,并杀死她的丈夫,于是便开始逃亡。他乘坐的木筏,在浩瀚无垠的海上漫无目的地漂泊,最后发现了一个陌生的岛屿。

    这个岛屿极大,有辽阔的草地和茂密的森林,却无人居住。这个岛屿,就是现在被称作北岛的,组成纽西兰这个国家的两大岛之一

    纽西兰的首都惠灵顿,最大的城市奥克兰,以及举世闻名的花园城市哈密尔顿,就坐落在景色秀丽的北岛

    库佩见到头顶上飘着的一朵朵白云,于是把这个岛屿称作“白云下的大地”。

  他回去说知此事,族人们遂开始迁居。

  “白云下的大地”经库佩随口一说,竟成为纽西兰的代名词,并一直流传沿用至今。

    那个叫做哈瓦基的地方,学者认为是库克群岛。不过也有些学者认为,那就是中国的台湾岛。有科学家研究发现,毛利人的基因,与台湾原住民的非常接近。

    骇人听闻的食人族,我以前只在书上和影视作品里看见过,但是如今,我在纽西兰的城市、乡村和丛林里,常常都能看见他们的后代。

    两百多年前,毛利人曾以人肉为食。他们以前所做的这种事,听了都让人头皮发麻。直至如今,我还是感到心有余悸

  现代的毛利人,受西方文明影响,生活习惯和饮食习惯与统治着他们的英格兰人基本无异是他们的后代,却至今仍为宰杀并吃掉人类的祖先们,而悍津津乐道。

    不过毛利人在历史上的血腥和野蛮,他们自己可以说,别人是说不得的。

    现任总理约翰.基,曾经为了一句玩笑话,遭到了毛利人的责难。

  他在出席一次旅游业会议的时候,当着约两百名与会者说,幸亏不是在塔霍部落。要是成‘盘中餐’,那可不太妙

  他的话,无疑是当玩笑说的。他以为毛利人是听得懂的,会明白他的意思的。但是他却没有料到,后来竟事与愿违。

  塔霍部落的人,听到了他说的这句话以后,就不愿意了。

   一个名唤塔马蒂·克鲁格的毛利人批评道,约翰.基言语不当、开的玩笑庸俗,与他的总理身份极不相称。

    约翰.基的玩笑,是在当时与纳提波罗乌部落的人一起进餐时开的。塔霍部落是纳提波罗乌部落的邻居。塔霍部落就是传闻中的著名的食人部落。

    毛利人从来不认为自己曾是野蛮的人。他们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文明人。

    在毛利语中,毛利意即“正常”,毛利人即为“正常的人”。欧洲人发现他们的时候,问是什么民族。他们答道,是正常人。在毛利人的眼中,外国人才是不正常的人。

    毛利人心灵手巧,尤其擅长雕刻和编织。他们的木雕和石雕作品别具风格,广为世界各地艺术爱好者们收藏。

    毛利人普遍钟情于纹身。他们喜欢在身上各处刺上图案。

  不过我觉得一点也不好看,甚至非常吓人。也有人对此情有独钟。一些白种人认为,这样的图案粗犷强悍,能散发出野性的美,具有艺术感染力。

    毛利人的舞蹈,正逐渐为人们所接受。我也喜欢看他们跳舞。他们的舞蹈热情奔放,充满丛林气息。他们的舞蹈,能把人引入一个完全陌生的、神秘的、令人油升好奇的世界。

    据称距奥克兰不远处,有一毛利人的部落,现以为游客表演吃人为业,于是便想去看看。不过我去错了地方。我去的那个部落,并不表演那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吃人节目。

  那儿的毛利人,只摆出几个剽悍的姿势让游客们拍拍照。

    不过那儿古木参天,阴风习习。身处那样的地方,也能使人毛骨悚然。

  从散落于四处的破陋不堪的小木屋,以及他们的纹身、饰物、吃食及供奉的神器,我已洞窥这个奇特民族以前原始生活的一斑。  

    穿过崎岖不平的小道,绕过一间间小木屋和千奇百怪的雕塑,前面出现一个比较敞亮和开阔的地方。

  那儿有一所略有现代风格的大房子。透过窗上的玻璃,可以看到里面摆放着的一排排长木桌和长木椅。我猜里面一定是供游客们吃饭的食堂或餐厅。

    那所房子的左侧,站着一大群人。我不好意思挤进去,于是踮起脚尖往里看。

  几个粗壮的毛利汉子,手握柄儿长长的铁锹在地上挖。铲去上面的泥土,蒸蒸腾腾的热气就突突地朝外冒。搬开石块,掀掉一层宽厚肥大的树叶,一箩筐就露了出来。

  箩筐面,装满了牛羊肉和猪肉,还有一只只鸡和一条条鱼。

  汉子们抬起鉄筐,下面便是烧红的石头突突地上窜的火星。

    纽西兰多见火山,地热资源极其丰富。利用地热烹制食物,以前我曾听说过,但至此才算真正到了

  那些烤熟了的食物散发出浓烈呛鼻的气味,熏得人睁不开眼,也不敢大口呼吸。

  不好闻,未必就不好吃,我对自己说道。我想起了国内的臭豆腐和臭冬瓜。那些东西闻起来臭烘烘但是吃起来香喷喷

    给鉄筐里的食物拍照的时候,有个毛利族的小男孩站到身边。他仰着头对我说道:Hi,how are you !

  他约有八九岁的样子,皮肤看上去比他粗糙的族人们白嫩些。

   Good,and you ! 我答道。

  伸出一只手摸他的头,另一只手摸出几块巧克力。我示意要送给他,但迟疑了片刻。不过后来,他还是把他的手了过来。

  他灿烂地笑着,并咿咿呀呀地说话。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明白他的意思。他在表示对我的感谢。

    我请人给我和他拍了一张合影,但是后来发现这张照片不能用。拍照的人也许大意,他的两根手指头,遮住了孩子面孔的大部分,只留下他的两只和他的年龄不相称的大脚,和他的两条细细的腿。

    餐厅里的食物堆积如山,可惜我吃不下去。

  那些食物与国内的臭豆腐,完全不是一码事。那些食物的焦味,取代了肉味。我撕了一片鸡肉放进嘴里太咸,咸得舌头发麻。我只得不住地喝水、喝奶、喝咖啡。

    我嫌人声鼎沸气味呛鼻,于是便跑到外面去透气。里面表演着的毛利舞,也引不起我丝毫的兴趣。那孩子见我走出去,便也跟了出来。

    我想吸一支烟,但是那个孩子,却对我做了一个果断的手势。他轻声地对我说道:No!

    当我收回烟的时候,他朝我翘翘大拇指。

    我们的车离开时,那孩子站在寨门口,远远地向我挥手道别。谁说毛利人野蛮不开化呢?看,他们的孩子也讲文明。他像中国的孩子一样,懂礼貌,讲义气。

    归顺了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的现代毛利人,生活无忧无虑。

    纽西兰同一些欧美国家一样,实行高福利制度。许多毛利人是不工作的。他们不必工作便可得到政府的救济。他们能得到的救济幅度,甚至高于一般劳动者的薪金。

    一位在纽西兰执业的华人律师对我说道,毛利人大多不愿寻找工作。他们的学历一般都不高,不能从事高科技高技术工作,因而取得高酬金的机会微乎其微。

    纽西兰具有完整的社会保障体系。子女津贴、患病津贴、遗孀津贴、救济金、养老金及意外医疗金等等福利种类,多达十几项。

  虽然毛利人仍处于社会的最底层,但生活没有任何压力。

  高福利制度毛利人的游手好闲,也带来了一些社会问题。膘肥体壮的毛利人,在城市的街头摩肩接踪,比比皆是。

    一个未成年的毛利女孩,想要一点零花钱,但母亲却不愿意不给。

  她的母亲对她说,要钱花,为什么不现在就去生一个孩子

    这是一位华人朋友对我说的。他不愿与毛利人同住一个社区。他怕他的孩子不学好。

    这话让我大吃一惊:世上竟有这样的母亲!但是这位华人这位朋友只是淡然一笑。

   “这样的事,一点也不值得吃惊,”他说道,“在纽西兰,生出来的孩子,不但由国家出钱养,生出孩子的母亲,还能白领国家补贴给她的钱。”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