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粗犷

横眉冷对,尘世笑虚伪;古道热肠,人间播真诚。不求闻达于世,但求无愧于心。

 
 
 

日志

 
 

小秘密【短篇小说.粗犷原创】  

2016-01-25 10:08:35|  分类: 小说散文集(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秘密 

作者 粗犷 2008年8月23日


    那天下午,东明坐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读报,一个女同事走进去问:“李总,这个东西还要吗?”

    她一面说,一面摇了摇手里拿着的小木盒。那只比烟盒稍微大一点的小木盒里,发出清脆的叮叮声。

    公司搬到新地方,他换了一套新家具。她在整理旧文件柜的时候,发现了这个上了把小锁的小木盒。她感觉到里面有东西在滚动。她没有办法打开来看,也不敢贸然丢弃,于是走进去问他。

    他在一只茶叶罐中,找出一把小钥匙,然后打开了这只小盒子。里面装着的是两颗晶莹剔透的玻璃球。玻璃球的中心半红半绿,煞是好看。

    “放到文件柜里吧。”他对她说道。她刚抬脚出门,却又被他喊回来,“算了,还是我自己放吧。”

    这是他从未泄露的小秘密。


    那是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有个漂亮的女同学送给他的。

    从一年级到完小毕业,她都跟他在同一个班。他当班长的时候,她当副班长。后来他当上了少先队的大队长,她也当了大队的学习委员。老师们喜欢他,但也非常喜欢她。他成绩拔尖,每门功课都得第一。她学习很努力,脾气很温和,长得又很甜美。他俩都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

    那时因为家里太穷,他面临辍学。妈妈含着眼泪对他说道,孩子,不去读书了,家里交不起学费。老师们上门做通妈妈的工作,并且设法减免了他的学费。他能上学读书,确实是件很不容易的事。为老师、为妈妈,也为了他自己,他得争一口气。

    全校学生中,就数他衣冠不整。他常常穿着姐姐和哥哥穿不下的衣服,又破又脏。冬天就穿那件百孔千疮的破棉袄。顽皮的同学们,都喜欢从他棉袄的破洞里面扯出棉花来取乐。她站在一旁看,抿着嘴巴笑。她笑的时候,脸上会出现两个小酒窝。他的那只书包,也是用旧布片拼接起来的。铅笔和橡皮。常常从破洞里面漏掉。

    他没有让老师们失望。他的功课,门门都是一百分。老师们说,他将来肯定考得上大学。那时的大学生,被称为天之骄子。在人们眼里,大学生是一种十分风光的身份。

    到了四年级的时候,开始习写作文。他的第一篇作文,就在县里得了奖。记得那篇作文的题目,是《暴风雨来临的时候》。他很开心,老师们也很开心。学校里把他的作文作为范文,贴在校门口的木橱窗里,让同学们观看。

    得奖第二天,放了学,他收完作业本,正锁着教室门的时候,忽然看到她站在后面。

    “给你。” 她轻轻地说道。她把手伸到他的面前,眼睛却看着别处。她摊开的手心里,托着的是两颗玻璃球。那两颗玻璃球,在夕阳的映辉下,晶莹剔透,闪闪发光。他清楚地记得,她当时的表情,看上去非常慌张。

    “别拿出来玩。” 她对他说道。她一面说,一面还不住地回头张望。

    “哥哥认得出来的。” 她说道。

    原来她要送给他的玻璃球,是从她的哥哥那儿偷出来的。

    她的哥哥,是个六年级的大哥哥。他肯定会轻功。他爬起树来,比猴子还快。他走过的时候,会在每个小同学的后脑勺上拍一下。

    玻璃球是男孩子们的玩具。他们把它叫作弹珠。打弹珠是当时常见的游戏,他也喜欢玩。右手半握拳,用拇指把弹珠弹出去。要是弹中了别人的弹珠,那弹珠就归你。

    他迟疑了一会,但还是从她的手中接过了玻璃球。他有点儿害怕。他怕一旦被她哥哥知道了,会打他。但是他经不住这么美丽的玻璃球的诱惑。

    玻璃球暖暖的,还有点潮湿,可以想见,她握在手里好久了。

    妈妈告诉他,不能轻易接受别人的馈赠,更不能白拿别人的东西。要是接受了馈赠,就必须回赠一样东西。

    “可是因为我们穷,没有东西可以回赠,”妈妈说道,“所以不要接受别人的馈赠。”

    他翻遍书包,找不出一点象样的东西,只好把一块橡皮递了过去,

    “给你这个吧。” 他说道。

    这块橡皮,是同桌的一个女同学,在下午的语文课上送给他的。当时他写错了字,要擦掉,问她借橡皮。她丢过来一块,然后说道:“送给你。”

    从那以后,她每天都会帮他做事。早上她帮他发作业本,放学她帮他收作业本。她还帮他一起批改同学们的作业。那时老师少,忙不过来,就让他帮着批改一部分同学的作业。

    但是过了没有多久,他发现同学们变得很奇怪了。他们都在背后偷偷地笑,还常常对着他指指点点,模样看上去怪怪的。直到有一天,有个同学指着她对他说“她是你老婆”的时候,他才似乎有点明白过来。

    那时候,他虽然知道老婆就是妻子的意思。但是真的还不知道,妻子除了是个身份或者称谓以外,还意味着别的什么。

    从此以后,他再也不要她帮他做事了。他也不跟她说话,平时就当不认识她。在同学面前,他还装作恨她。

    但是,如果一会儿看不到她,他的心里就会慌乱。他发觉,原来他的心里,并不是讨厌她,而是喜欢她。


    小时候玩过的所有玻璃球,他早就扔掉了,但是她送给他的那两颗,他却如同珍宝般地,一直保留到现在看着眼前这两颗晶莹剔透的玻璃球,他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小学校里。

    他发现自己有点儿恍惚。他有点儿想她。

    她在哪儿?还是那么温顺和漂亮么?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